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六十六章:纸是我造的 不值钱
    马上得天下的皇帝就是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动不动就要动刀动枪,还要拿鞭子。

    陈正泰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我特么的不要面子的?

    陈正泰觉得莫名其妙,立即问道:“恩师,不知学生所犯何罪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不等李世民开口,虞世南倒是怒了。

    他虽见陛下动怒,可是也看出了陛下和陈正泰的亲密关系,这师徒的关系可不太一般,他正色道:“尔至今日,还不悔悟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问你,街上的那白纸,可是你的?”

    陈正泰顿时明白了什么,传单?这传单确实是自己的啊,这不是学堂想骗人入学嘛!所以让人发放了一些传单,要的就是制造轰动效应,所以让人在太平坊等几个官宦和富贵之人聚集的街坊发放传单。

    广告嘛,当然越夸张越好,要的就是轰动效应,谁曾想,好像轰动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发放传单也犯法?敢问老先生,不知我触犯了什么法度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虞世南一时无言,他没想到一个孩子竟如此的胆大包天,当着自己的面,不但不知罪,竟还敢顶撞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此也动了几分真怒,有钱没处花倒也罢了,对长者也不恭敬,这就更是性子刁蛮了。

    不等李世民制止,另一边张千已飞也似地去取鞭子了,他跑起来健步如飞,就好像是恶狗扑食一样,一个老宦官,竟好似是老树开了新枝,焕发了第二春。

    虞世南脸色极难看,瞪着陈正泰:“执迷不悟,执迷不悟啊。老夫来问你,此纸,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值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没见过这样抬杠的。

    不值几个钱,老夫行书都用不起这样都纸呢。

    你这小娃娃,却不将这名贵的纸放在眼里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那隋炀帝让人用丝绸缠树的时候,想必也是认为,那丝绸不值几个钱。

    虞世南气得发抖:“好好好,不值几个钱,对……你说的对,你们陈家,一定有的是金银,老夫家贫,自然远不及你这个小子,是老夫的错,余姚虞氏,哪里及得上你孟津陈氏。”

    这话讽刺的意味很明显。

    但凡翻阅过余姚虞氏阀阅的人都清楚,这个家族,乃是江南一等一都望族,在汉朝时,虞氏就已在江南鼎鼎大名了,到了三国时期,虞世南的祖先虞翻,更是经学大家,名冠天下。

    陈正泰看他气得要剁脚。

    李世民竟也一脸怒色,恨不得要立即管教管教这不成器的弟子不可。

    一旁本是不发一语的房玄龄见状,生恐虞世南气坏了身体,咳嗽一声,道:“陈正泰,你休要胡闹了,先给虞公认个错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性子温和,属于那种见了任何争吵,都忍不住手痒想要去劝架的人。

    任何争吵都不会有他的份,但凡围观和在旁和
第六十六章:纸是我造的 不值钱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