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锋利吗
    谁也不曾想到,陛下如此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王燕被骂的瞠目结舌,他无论如何无法理解,自己捕风捉影,陛下却认真起来,为了袒护一个陈正泰,竟至如此。

    他张口,想要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冷哼:“似这样的人,留之无益,不如革去,以免其败坏朝堂风气。”

    罢黜……

    王燕打了个冷颤,他竟一时间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其实对他这样的人而言,做不做官都不要紧,他甚至现在请求致仕还乡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被朝廷罢黜,却又是另一回事,这是有辱门楣的。

    此时他竟有些慌了:“臣有何罪?”

    ?李世民面上的厌恶之色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?对于李世民而言,王燕的可恶之处不在于自己的诗好坏。

    ?而在于旁敲侧击的暗示自己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?这背后,是王燕对于皇权的轻蔑。

    ?他自认自己对世族已是极尽优待,而自己所作之诗,断然不至不堪入目的地步,王燕此举,不过是借此来羞辱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?今日若是放纵了这件事,那么长此以往,李氏皇权还如何巩固?

    李世民长身而起,慨然道:“寒随穷绿变,春逐鸟声开……朕来问问你,此诗如何?”

    ??????王燕心里一惊,陛下……陛下何故问起这个。

    ?实际上,这课文他只翻了前头几页,便已觉得不堪入目,再不愿去污了自己的眼睛了。

    ?哪里想到,李世民竟当殿念起了这首诗。

    ?此诗他有一些印象……好像从前在哪里看过。

    ?无论如何,这诗的水平还算上佳的,虽不算什么惊世骇俗,却也算是佳作。

    ?李世民继续逼问:“朕在问你,你何以不言?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”

    ?李世民道:“这样的诗,也是不堪入目吗?”

    ?王燕猛的想起来了,这……这是陛下的诗。

    ?难道……难道……

    ?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于是忙道:“陛下,臣……臣以为此诗……此诗……”?

    ?王燕尴尬到了极点,他现在遇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?若是等自己醒悟过来,因为这是陛下的诗,自己便立即吹捧此诗,作为高傲的世家子弟,这是他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可假若对陛下的回答不置可否,那么……

    就是自己失责,作为朝廷命官信口开河,尸位素餐,这是李世民不能忍的,只能怪自己粗心大意。

    他只好垂首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?李世民见他犹豫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:“朕明白了,你支吾不言,不过是视朕的诗不堪入目罢了,朕的诗确实无法入你的法眼啊,既如此,卿家就不必再留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?王燕顿时觉得羞辱到了极点,他
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锋利吗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