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
    孔颖达说的理直气壮,可话音落下,就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在于……他觉得自己不该气急败坏!

    自己是熟读经史的大儒,是名门之后,就算是讲道理,那也该是高屋建瓴,应当引经据典。

    可这陈正泰动辄就来一句为什么呀,实在让人讨厌和心烦,于是……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被陈正泰拉到了和他他一样的层次,而后用胡搅蛮缠的办法打败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陈正泰听到孔颖达说老夫不一样时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在家里呆了这么久,每天修书给恩师都没有得到回应,差一点都要憋出病来了,如今好不容易出来,此刻他觉得自己犹如猛虎下山,立即道:“那孔公如何不一样?”

    孔颖达决定不和他纠缠,于是撇嘴,一副不屑与之辩论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陈正泰正兴致勃勃的时候,哪里肯放过他!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看来孔公自视甚高,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,就连我的恩师,固然也读书,可读书的目的是上马平天下,下马治万民,而孔公只是为了读书而读书,还自觉得高人一等,孔公,做人万万不可如此啊,你听我一句劝,人切切不可滋生傲慢之心,今日在这殿中的文武大臣,无一不是国家栋梁,他们为辅佐陛下治理天下,呕心沥血。孔公怎么能连他们都看不起,却将读书……当作自己的最终目的呢?”

    孔颖达听到这里,要吐血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想回应了,可陈正泰这般胡搅蛮缠,这不等于是说,自己将天下人不放在眼里吗?若是这个时候,不再来说几句,非要引起什么误会不可!

    于是孔颖达气恼的道:“污蔑,这是污蔑,老夫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意思是……孔公认为,其实读书只是过程,而治天下和保境安民,才是目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太子他……他……他不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乐了,这个时候,一定要表现得轻松,这样才可以形成威慑力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双方的辩论,本身就是不对等的。

    陈正泰和孔颖达相比,反正他是出自臭名昭著的陈氏家族,名声也是稀烂,所谓浑身都是漏洞,就是没有漏洞。

    而孔颖达不一样,孔颖达乃是名士,越是这样的人,一旦抓住了他一个漏洞,就可疯狂的攻讦,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表面上论嘴皮子,孔颖达占据了优势,可实际上,陈正泰这浑身漏洞的人,其实早已立于不败之地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个关节,才是陈正泰决定痛打落水狗的原因,你妹,什么屎盆子都想往我陈正泰的头上叩,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?

    陈正泰随即道:“孔大人认为太子殿下不该如何?又该如何?不该去夏州,该将突厥人的袭击放任不理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孔颖达觉得现在是不得不应战了!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觉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根本是没有结果的,这是鸡生蛋、蛋生鸡的问题,而一旦自己气急败坏和他争论,其实一开始,自己就已经输了!

    于是,他决定转移话题:“老夫说的是,太子这些时日,被你陈正泰所误导,太子当初是何等纯善之人,现如今呢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听到此处,眼里闪动着别样的光泽,因为他知道……孔颖达已经露出了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陈正泰就道:“孔公的意思是……太子现在并不纯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孔颖达不过是想证明陈正泰是个败类,误导了太子罢了,可哪里想到陈正泰居然如此一问,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陈正泰突然大喝道:“太子殿下怎么就不纯善了?孔公,你说这话,就实在不太厚道了。你乃东宫属于官,食君之禄,你想想,是谁养活了你,给了你高官厚禄。你教导太子,本是责无旁贷的事。为人师尊,更应时刻与太子站在一边。可是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如此诽谤太子,这……实在不是一个忠臣应该做的事,难道就因为你在乎你的名声,为了你个人的私利,便处处指摘太子吗?孔公啊……我劝你善良,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啊?”

    孔颖达老脸抽了抽,他不禁意识到……自己失言了。

    自己是属官,时时刻刻都要维护太子的利益,原本……他应该将陈正泰和太子切割开,而后全力攻击陈正泰。可结果……陈正泰这个狗东西,居然将自己和太子绑得死死的,而后反将一军,直接将自己逼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他陡然意识到,自己这一次……已是一败涂地,因为理由很简单,就算太子他不是人,作为属官的自己,也该与太子的利益一致,而一旦让人觉得你吃里扒外,大家会怎样想呢?

    李世民果然眼眸一闪,似乎对孔颖达略略表达了一丝不满!

    是啊,太子是朕的儿子,你是他的老师,孔卿家你左一句太子不好,右一句太子不好,若只是关心太子,倒也罢了,可若只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名声,这就有些可恶了。

    李承乾更是死死的盯着孔颖达。
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