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无类
    邓健听到大家嘲笑,急了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的邓健,被人笑了也就笑了。

    可这数月以来,他几乎每日都在读书。

    课本发下来,先从最容易的看起,起初是自己闭门造车,可是很快,在二皮沟里,有许多想要读书,和他一样的年轻人,都不自觉的开始组建了学习小组。

    每次下了工,他们便聚在一起,废寝忘食一般,邓健将自己认得的字教给别人,而其他人也将认识的字教授给邓健。

    偶尔……他们也会想尽办法四处去请教。

    二皮沟里,偶有几个因为灾荒而落难的寒族子弟,他们读过一些书,一下子,这样的人便吃香起来,大家提着米,或是当初舍不得吃的鸡鸭,取了一些白盐腌制晒干了,如今却提了去,向他们请教。

    这些寒族子弟们如今落魄到不得不与庶民们厮混一起,起初自尊心是无法接受的,可很快他们发现有人一脸求知欲的寻到自己的头上,一下子便又恢复了自尊心,少不得会指点一二,当然,他们也将希望放在了学堂上。

    这么多富贵者都求着想要进学堂,甚至不吝重金,现在机会却摆在了他们这些寻常庶民面前,只要通过了考试便可入学,谁不想试一试呢?

    哪怕就算入不了学,能读书写字,在二皮沟每月也会奖励细粮的,横竖都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邓健夜里总是要借着作坊里的灯,看书看到子夜,白日便上工,若是有其他的闲暇,他就会和其他人一样,跑到学堂外头来,因为里头有培训班,专门是辅导那些富贵子弟的,而他们就躲在这学堂外头,听着里头的人诵读课本。

    读书最难的是起初的识字,可一旦通过看图识字认识了百来个常用字之后,入了门,后头就好学了。

    这对邓健而言,几乎是他浑浑噩噩的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个希望,他并不聪明,但是肯学,他虽是庶民,却也远远看过那些读书人潇洒的模样,那时候的自己,固然是不敢生出任何我也要做读书人的想法,只是觉得……人活在世上,像他们一般,才不枉来到世间。

    可当课本发到自己的手里时,这触手可及的机会,却一下子在他心底深处投下了涟漪!

    他竟生出了妄想,别人可以学,我为何不可以?我想读书,真心实意的想要读书,甚至读书已经不再只是为了证明自己,而是单凭的认为……只有读书……才显得自己像一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,他奋发努力,不敢虚度一刻的光阴,哪怕是做工时,手脚不听,口里还念念有词,背诵着自学的课文。

    这读书,已成了他最后的自尊了,因为他很清楚,他和身边的人没有什么不同,都是衣衫褴褛,都是满是污浊,是不入流的庶民,可他唯一能和身边的人相比,可以骄傲的,就是自己读过书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一声声的嘲笑,却瞬间将他的最后一丝自尊击碎了。

    那似嘲弄似的笑声,宛如一下子磨平了他数个月的坚持不懈,让好不容易向上攀爬的他,又一下子踹回了万丈深渊里!

    这万丈深渊最可怕的是,这里满是污泥和臭虫,可是他抬头能看到井口一般的天,天是那样的湛蓝,而如今,他仿佛终于知道,自己是永远爬不出深渊的,自己一直在深渊里,现在如此,往后皆然。

    于是他眼眶红了,这是一种令人窒息和绝望的滋味,他吸了吸鼻子,趴在地上,丑态百出,可他浑然不觉,因为绝大多数时候,他就是这般出丑的,他从不曾光鲜过,哪怕他向往光鲜。

    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一般,在这一刻落在地上,他咬着牙,突然有一种憎恨,于是手刨着地,那刺耳的嘲笑已经消失了,其实方才……大家只是觉得好笑而已,最可悲的是……这些嘲笑其实本身是没有恶意的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倘若有恶意,至少他们还是将你当作人看,可一旦只是无意识的嘲笑,这便如人们看到了可笑的猴子!

    那种无意识的会心笑起来,猴子自然不会知道有人在嘲笑它,可邓健会,因为……他是人。

    于是邓健咬牙,突然咆哮道:“我读过书的啊,我会识字的啊,你们为何要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哭了,他自觉得自己所求的并不多,可是即便如此,似乎上苍也不愿意从指缝里留下一丁点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,你们有什么可笑的,我……我会读书……我真的会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他气得想要跳起来,和那些嘲笑他的人死斗!

    可他很清楚,自己不会是他们的对手,也没有资格是他们的对手!

    他害怕,不敢招惹他们,可是这内心深处巨大的愤恨无处去发泄,便索性顶着自己的脑袋,狠狠的磕着泥泞中的碎石,于是头破血流,而这血腥反而一下子让邓健清醒了一些,接着……便是无意识的哭泣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,脸上的笑意不知道何时消失了,而后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文武大臣们,也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陈正泰站在一旁,冷着脸,显得很愤怒!

    真是欺人太甚了,他可不是这个时代高高在上的贵公子,我陈正泰特么的是生在红旗下的人,你特么的可以阴人,可以骂人狗东西,但是不能不把人当人看。

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陈正泰想说什么,他难得在李世民的跟前绷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是压压手,神色很平静,示意陈正泰不必说下去,而后打量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,随即道:“你识什么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压得很低,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。

&
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无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