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一十四章:诛之
    明伦堂里的气氛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前不少人认为陈正泰只不过在这二皮沟胡闹。

    不会有人在意这个家伙玩出什么花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的成效,却让人心中不禁一凛。

    固然还有许多人自诩世族所看的书,无一不是上乘的经学,不会将邓健这样的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陈正泰在此有教无类,却有些过了头了。

    虽然碍着陛下的面,再加上陈家这等胡搅蛮缠的家风,让他们没有出头。

    可此时,他们对孔颖达却是同情的。

    陈正泰却知道,有些事情可以让,有些事情却不能,而这事儿,就绝不能退让。

    自己的恩师沉默,是因为他不愿去挑动世族的纷争。

    可若是孔颖达这样的人得寸进尺,对二皮沟的传道进行无情的批判,那么自己的教育事业,只怕要嘎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必须得让孔颖达尝到苦头。

    陈正泰目光一正,道:“我只是重述了事实,如何欺人了?难道先圣在时,不是有教无类吗?若如此,那么先圣门下七十二贤之中有多少是庶民,那么在孔公眼里,是不是这些贤人也本不该读书?他们若是不该读书,先圣的学问,又如何传播出去的?”

    陈正泰说的倒是不急不慌,却是有理有据!

    孔颖达的脸抽了抽,他决定不说话了,和这种人没什么可争辩的。

    陈正泰却不打算就此作罢,随即又道:“再退一万步,就算是先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孔颖达要忍不了了,手指陈正泰,怒火中烧,这家伙又提自己的祖宗。

    陈正泰露出一脸敬仰的样子:“先圣他老人家,祖上虽是商人的贵族,可此后不也已家道中落?先圣的父亲不也因为婚姻于礼不合,不为宗族所接受,所以夫妻在尼山居住并且怀孕,故谓之“野合”吗?你别瞪我,这是经史里讲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有名人祖先的坏处。

    因为但凡是名人,总会有污点,在这个时代,人们将出身看得极重,孔颖达就很看重自己的出身,并为之自傲。

    可那些自诩名门的人,他们的列祖列宗,哪一个不是起于微寒,最终创下了丰功伟绩的?

    说穿了,没有那贫贱的祖先创业维艰,轮的到你在此自诩清贵吗?

    “敢问孔公,野合的子嗣,也算是世族门第吗?”

    陈正泰此言一出,其实一下子,已经戳痛很多人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头站着的,可多是儒家子弟。

    哪怕是房玄龄,也觉得陈正泰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和杜如晦对视了一眼,似乎都在想,这陈正泰还真是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当然,若说他惠誉先圣,这也说不上,因为这个典故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陈正泰看了众人的神色一眼,面带着微笑,其实他知道,自己是在作死的线上徘徊,当然,他不傻,不能继续深入痛骂下去,因为方才陈述的,还算是人所共知的历史,若是再说下去,那就是纯粹作死到底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孔子还只是先圣,没有到后世至圣先师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他点到即止,其实目的很简单……那就是激怒孔颖达。

    自己的话在别人看来,不过是你看看这是人说的话吗?可在孔颖达看来,就不一样了,这不啻是刨人祖坟啊!

    果然,孔颖达暴怒了,恼怒不已的道:“你陈氏何物,也敢论我家门第!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被激怒了!

    他陈正泰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    想要激怒一个骄傲的人,实在太简单不过了,陈正泰可没有列祖列宗们的思想包袱!

    陈正泰一摊手:“陈氏在东汉时,便已位列公卿,也算是名门吧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听罢,冷笑连连,好你个陈正泰,你侮辱我的祖宗,我和你拼了!

    这几乎是孔颖达的逆鳞,是绝不能去触碰的,陈正泰方才一席话,就如同当着李世民说你全家都是胡人一样。

    孔颖达怒不可遏的道:“尔竖子……你……陈氏不过不入流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急得跳脚,似乎希望寻找任何可以刺伤陈正泰的话来刺激陈正泰。

    可陈正泰面上却很平静,根据他多年键盘侠的经验,当对方跳脚的时候,就是对方浑身漏洞的时候了!

    陈正泰泰然自若地道:“孔公不要如此嘛,我们只是在谈论经史而已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冷眼瞪视地陈正泰道:“经史,什么经史,你也配谈经史,你这胡搅蛮缠的卑鄙小人。”

    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那陈正泰现在必定已经被孔颖达的目光瞪得千疮百孔!

    陈正泰依旧悠悠然的样子,叹了口气道:“好啦,那便是我的错,孔公息怒,我自知孔公出自名门,有极高的门第,在我心目中,天下除了我的恩师,便只有先圣这样的人可以成为我的楷模了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冷笑
第一百一十四章:诛之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