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
    突利可汗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跳舞?

    我堂堂突利可汗,居然要我……

    只是,他的脸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在草原上,强者为尊,弱者是连被怜悯的资格都没有的,你弱,就意味着你的族人尽被杀死,你的女人统统成为奴隶,你的血脉将断绝。

    这陈正泰乃是大唐皇帝的宠臣,既然陈正泰暗示,那么这必然是大唐皇帝的意思,此时人在屋檐下,已是不得不低头了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身死族灭。

    内心里,他固然想要索性脸一拉,立即上马,冲破重重阻隔,直接回他的草原去!哪怕是汉人,都尚且知道士可杀不可辱,大不了,和这些人拼了。

    可突利可汗的理智很快便占了上风,他显得极为清醒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除了屈从,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?

    他看了陈正泰一眼,倒是神色认真地询问道:“陈郡公……这竹竿子舞是什么?还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本来只是一时嘴贱罢了,他没想到这突利可汗居然当真了!

    竹竿子舞,那玩意不文明啊,我陈正泰怎么会做这样的事!

    于是他忙摇头道:“没事,没事,方才只是戏言而已,戏言。”

    突利大可汗却很是慎重的道:“陈郡公,我是真心求教,若是陈郡公不肯,这要将本汗至于何地呢?”

    他心里想,这一定是大唐皇帝在试探我,故意让这陈郡公先提起此事,好看自己的反应,现在他又摇头拒绝,这是想知道本汗是否愿意真心实意的跳舞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叹口气,此时我一定要假装极为恭谦和顺服,只有如此,才可以消除大唐皇帝的疑心吧。

    说着,他眼里竟是湿润了,再三恳切的道:“陈郡公若不赐教,本汗只有死了。”

    牙一咬,竟要拔刀。

    看着突利可汗这阵势,陈正泰吓了一跳,其实眼前这个可汗拔刀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玩意若是拔出来,鬼知道他是想自杀还是想要砍自己,他若是想要自杀倒也罢了,要是砍自己呢?

    陈正泰立即道:“没想到可汗竟如此刚烈,好,我们就跳竹竿子舞吧,可汗不要如此,我都说了,来了这里,就像回自己家一样,过几日,陛下就要设宴款待可汗,时间不多,我先教你一些竹竿子舞的诀窍。”

    突利大可汗这才心里松了口气,颔首点头,笑道:“本汗定当好好向陈郡公学习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其实很无奈,面上只笑了笑,心里不禁在想,你若出了师,将来也足以彪炳史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早,李靖便进宫求见皇帝!

    李靖显得有些无精打采,到手的功劳飞了呀,任谁,谁高兴得起?

    原本李靖在玄武门之变时所立的功劳就不多,是以希望此次突厥之战,能够弥补自己的军功,可哪里想到,数年的准备,一下子成空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本就惦念着突利大可汗到京的事,所以见了李靖,便立马询问了李靖沿途上对突利可汗的看法。

    李靖心情郁郁,却也很认真的回答了李世民的问话,道:“陛下,这突利可汗此人,最擅长隐忍,某看此人颇有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最擅隐忍?”李世民背着手,口里喃喃念着,眼眸里已掠过了杀机。

    他不担心一群莽夫,李世民最擅长的就是诛灭这些只知道嗷嗷叫的莽夫,可若是突厥的首领有了智商,这却未必是好事。

    突厥诸部虽然归顺,可他们毕竟还占据了草场,突利可汗乃是他们的大首领,哪怕现在表示出顺从,可一旦给予了他时间整肃内部,将来这突厥又将是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,不都是如此吗?

    北方的草原民族们,在无奈时便归顺,一旦休养生息之后,又进行反叛。

    若此人能隐忍且狡诈,将来未必不是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着李靖,轻轻皱眉道:“那么卿的意思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靖正色道:“臣以为,当诛此人,而后臣领兵,袭掠大漠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李靖内心中的想法,这一路来,李靖和突利大可汗有过一些交谈,这可汗表面上自是顺从,可是心思格外的多,这令李靖不禁警惕起来!此人能屈能伸,和寻常的突厥人不同,甚至让人有些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当然,李靖还有一份私心,这一次征突厥徒劳无功,不如趁着这次机会,再征一次?

    李世民听着,脸色更加的凝重了,他背着手,来回踱步……

    最后,他摇摇头道:“不可,此人内附我朝,若朕诛之,难免背信弃义!朕非君子,可朕乃九五之尊,却绝不可做小人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叹了口气,作为皇帝,是不能背信弃义的,而且这所关系到的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!

    今日若杀了一个突厥可汗,那么将来如何对付吐蕃、高句丽呢?

    到时一旦起了战事,对于这些异族而言,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。

    何况,突厥诸部的实力还在,一旦诛杀突利,势必让整个突厥部同仇敌忾!
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