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
    唐俭遭遇过的贵公子之争,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哪一路神仙没有,彼此之间遇到一些纠纷,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,唐俭一开始采取的都是居中调解的态度,可现在看来……

    这一件事很严重,韦家和陈家,这是打算要撕破脸来了。

    既然要撕破脸,他也就打定了主意,先是怒气冲冲的质问陈正泰。

    “韦家不过是捉拿逃奴,陈家这样做,还将人打成这个样子,若是老夫放任不管,这雍州,岂不是任你们造次?这雍州,不是你们陈家的雍州。”

    唐俭痛斥之后,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。

    想当年,在乱世之中,唐俭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,砍过人的,此时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倒也很是唬人。

    韦家人那边一听,顿时打起了精神,那棺材里的韦节义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,这个时候激动得又从棺材里坐了起来!

    他哀嚎道:“唐长史这是仗义之言啊,不错……陈家是何物,他……他……唐长史为我们韦家做主了啊。”

    唐俭背着手,随即目光落在了韦节义的身上:“你到底死不死?”

    韦节义面目全非的脸也不知红不红,不过很快他又气若游丝的躺回了棺材里,口里道着:“快死了,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唐俭便怒视着韦家随来的家人,冷冷道:“可是你们韦家,固然是追索逃奴,可跑去了二皮沟干的什么事!这二皮沟,毕竟乃是陈氏的土地,如此上门,这岂不是故意寻衅?来人,将陈正泰和韦节义二人都拿下,暂行拘押,此事……老夫要向上公禀,你二人,任谁都逃不掉罪责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十几个差役便如狼似虎,一个请陈正泰上了担架抬起,一个抬着棺材!

    一下子,韦家人和陈家人都开始叫起了冤枉。

    唐俭则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你们不是要闹吗?那就闹吧!

    老夫先各打五十大板,且看看你们陈韦两家各自的能耐,两个人都关押起来,就等于是两不相帮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大事,是不可能轻易放他们走的,若是都无事人一般从这里走出去,那大唐的王法,也就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韦节义和陈正泰统统抬走。

    唐俭便命人驱散了两家的家人,那陈福却还不肯走,被人架着,他撕心裂肺的大呼:“我家公子被打成了这样,你们还要关人,我们公子冤枉,冤枉哪。”

    他吼声极大,声震瓦砾。

    其实韦家随来的家人也想大喊冤枉的,可发现这狗东西嗓门太大,竟是盖不住他!

    他们心知这事儿没完,此事得赶紧禀明韦家各房不可。他们其实还算是气定神闲的,知道自家公子在这里,不会有什么危险,现在当务之急,是赶紧磋商出一个对策。

    于是,再不理陈福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唐俭此时,不禁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神色有些烦躁!

    他已让文吏将方才的经过记录了下来,陈正泰和韦节义二人的口供,也都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韦家……

    陈家……

    唐俭不禁苦笑,这两家人,都不是省油的灯啊。

    于是将口供封档,随即命人道:“立即命人,将此案送去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唐俭顿了顿:“这二人都带了伤,要请人来医治,万万不可在老夫这里出了什么事,韦节义的伤势最重,更要格外的小心。”

    打了一声招呼,他这才落座,而后又继续提笔,撰写本案大致的经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正泰和韦节义二人被人抬着进入了大牢。

    这一路,韦节义一直破口大骂:“陈正泰,你这个畜生,你欺人太甚,你别以为此事就这样算了,只要我韦节义还活着一天,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狗东西,如此欺我,你可知道我是谁,你可知道我父亲是谁,知道我祖父是谁,知道我姑母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陈家,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狗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倒是异常的安静,躺在担架上闭门养神。

    两队差役则抬着他们进入一处狱房。

    这里相比于寻常的牢房,要干净一些,显然……对二人都有特殊的照顾的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这里还是显得污浊不堪,牢房的气氛显得森森然,里头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。

    二人都被抬着,一前一后,韦节义又骂:“今日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你等着瞧吧,到时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他是韦家公子,这韦家在长安城,还真没有人敢惹,便是和寻常的皇子发生了纠纷,韦节义也觉得不怵!

    在韦节义的心里,他的家族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陈正泰,怎么,你不敢吱声啦,你害怕啦,时至今日,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韦节义便看陈正泰被抬着进了一个牢房,那地方说是牢房,倒不是不见天日的地室,更像是大宅院里的一处厢房,只是外头有人把手,门窗紧闭罢了。
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