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医啊
    长乐公主看着遂安公主,见她脸色微微有些不同,不禁关心道:“你身子不好吗?”

    遂安公主连忙摇头:“没,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长乐公主叹了口气:“去看看母后吧。”

    到了寝殿,恰好几个御医低声商议什么。

    李世民焦虑不安的起身,见了长乐公主,神色略显凝重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不免心里一慌,便上前道:“父皇,如何了?”

    李世民就沉着脸道:“御医们说连续高热了这么久,说若再不退去,只怕要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长乐公主自然知道御医们的言外之意,心又骤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,让李世民想到了自己和长孙皇后的第二个儿子!

    那时候他还小,也是今日这般,因为高热,而御医们束手无策,最终夭折。

    那种丧子之痛,到了现在还记忆犹新,在病痛面前,哪怕是天下之主的李世民,也能感受到那种无力感,李世民叹了口气,略显悲凉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道:“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御医们说,临睡前已吃了陈正泰的药,若是再开药,只怕药性相冲,一切要等到天亮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御医们不敢轻易开药了,这是很危险的情况,这一点,御医们很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此时下了药,到时长孙皇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这算谁的?

    好不容易来了个冤大头啊。

    给宫中贵人们看病,是需极小心的,毕竟寻常人家看病出了事,只是赔一点钱,而宫里的人,是要让自己脑袋上多一道疤的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怪不得这些御医,因为勇于任事,怀有医者仁心的人,早就被收拾了。

    留下来还活着的,大多都是久经考验,从不‘出错’的人。

    而不出错,就意味着凡事都要保守,要瞻前顾后,要如履薄冰,没把握的药不能乱下,不敢确保的诊断不能轻易乱下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听了,一下子泪水便盈眶了,连忙快步走到了病榻前!

    她心疼地摸了摸母后的额头竟是滚烫,这一个多月来,病痛已将长孙皇后折磨得虚弱到了极点,气息也变得微弱起来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,泪水一点点地打湿在长孙皇后的面颊上!

    长孙皇后幽幽醒来,她只觉得身子已虚弱到了极致,很疲惫的睁开眼!

    看着自己女儿布满泪珠的小脸,长孙皇后有气无力地道:“不要哭,不要哭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长乐公主悲声道: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粗重的呼吸,胸口闷得似堵着的,道:“叫你父皇来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在就旁侧,忙上前道:“观音婢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眼眸朦胧地看着李世民,道:“我能嫁给陛下,又为陛下生下了这么多的儿女,已没什么可遗憾的了。只是……孩子们还年幼,承乾……承乾是长兄,他是太子,若是有什么不周密的地方,陛下一定要体谅他。至于李泰李,李泰儿就藩去了,我很放心,不要再将他召回来了,一山不容二虎,陛下切切不可让他们兄弟二人都留在长安。都说人性本善,孩子们生下来能有什么心思呢?可是陛下若是将两个皇子都留在长安,时日久了,李泰再仁善,也难免会被身边的人挑唆和鼓动,到了那时,我怕会引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长孙皇后断断续续的说着,就像在安排后事一般,宫灯摇曳之下,整个人打了个颤,忙道:“你好好休息,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轻轻摇头,露出一抹苦笑,狠狠的呼吸,边道:“有什么不可说的呢,陛下自从做了皇帝,日理万机,再不只是我的丈夫,也不只是孩子们的父亲,陛下的心里还得装着天下的臣民,难得今日……我们可以在此说一些肺腑之言,今日不说,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便上前,坐在榻上,抓住了长孙皇后的手,她的手也是异常的滚烫!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难受得无以伦比,看着长孙皇后苍白如纸的面庞,只是这面上露出无尽的遗憾:“除此之外,还有就是李治,李治还小,他太小了,不能眼见着他长大,真是遗憾啊。陛下对待他,不要过于宠溺,该管教的就要管教,要请严师,不要让他的生活过于奢靡,一时的娇宠只会害了自己的儿子啊。至于李丽质,她是我的女儿,我看着她长大的,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长乐公主,立即泪水滂沱下来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道:“对于孩子们的赏赐,都不要逾越礼法,陛下还有其他的孩子,他们也都是陛下的骨肉,都要一视同仁,咳咳……唯有如此,才可让人信服。我的兄弟长孙无忌,他的才能,至多只是一个尚书,这一点,我心知肚明,他只擅一些小聪明,却不是宰辅之才,将来陛下若是对他有大的任用,切切不可将他提拔至宰辅的位置上,这于长孙家,于天下,并没有太大的好处。长孙家已是皇亲国戚,富贵至极了,也不再需要陛下格外的偏爱,只需陛下若是还念着我的一点好处,例行善待即可。陛下凌云壮志,将来一定能做一个贤明的天子,臣民们都仰仗着你能给他们带来安宁,天下大乱了这么久,人心思定,陛下不给他们增添额外的负担,让他们能够休养生息,这便是大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觉得这些日子,身体已难恢复,疾病缠身,已不知还有多少时候了,生死有命,这些事,强求不得。那么……就如此……就如此吧,我再睡一会,我知陛下今夜无法入眠,可是陛下也要注意自己的龙体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缓缓地阖上了眼睛。

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医啊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