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为知己者死
    陈正泰再三思量,还是召了几百人,拿着各种武器寻到了那少年人。

    却见泥地里,数十个汉子躺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看着好像死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吓了一跳,这是惊天命案啊,惨啊,一下子二皮沟户籍死了几十个壮丁。

    再见一少年人,正坐在一旁的树桩上,此时,他取了包袱里的蒸饼,正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陈正泰怒了,真是岂有此理,大唐是有王法的地方。

    你杀了这么多人,你不亏心吗?

    躺在地上犹如死人的汉子们,此时眼睛小心翼翼地睁开一条线,看着陈正泰带人来了,便都突的一个轱辘翻身而起,然后纷纷原地半血复活,一个个发出杀猪一样的哀嚎:“请公子做主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见状,这才放心了一些,噢,敢情这些家伙是在装死啊。

    二皮沟因你们而耻辱。

    陈正泰脸有些挂不住了,这数十人,个个都是鼻青脸肿,一看受的伤都不轻。

    陈正泰上前道:“我乃东宫右庶子、鄠县郡公、二皮沟骠骑府将军陈正泰,谁敢在这里造次。”

    这少年本是一副有胆你们就来的桀骜不驯模样,可听到陈正泰三字,愣住了!

    却见少年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吃了一半的蒸饼包了起来,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收入行囊,这才起身走向陈正泰!

    陈正泰口里要叫,都来保护我。

    这少年却已行礼:“某乃薛礼,奉命来此投将军,将军在上,薛礼有礼。”

    薛礼……这不就是薛仁贵?

    陈正泰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看着这少年眉目清秀的样子,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有板有眼,身上还背着一口刀,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陈正泰这才知道,这叶公好龙是什么意思了,像这样的人中‘吕布’,听他的大名,固然是如雷贯耳,可真正见了,却不禁有点胆寒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凶巴巴的对他,那么就只好换一种方式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微笑上前,抓着薛礼的手道:“哈哈哈,原来是你,仁贵啊,本将军可是日夜盼着你来啊,想不到你这就到了?你看看你,一路风尘仆仆的,一定很是辛苦吧,无妨,无妨,来了这里,就是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少年人,一听这些话,薛礼便露出了惭愧之色,他看得出自己打的人和眼前这位陈将军有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一开始是没有心理负担的,打了也就打了,在河东的时候,我哪天不打人?

    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,谁让他们不通报陈将军的名号?

    可现在陈将军如此礼贤下士,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不知名的草民而已,陈将军如此殷勤,反而显得自己很无礼了。

    他立即惭愧的认错:“是某万死,原来打的竟是将军的庄户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连忙和蔼可亲地笑着道:“大水冲了龙王庙嘛,没有关系,都是一家人,不知者不罪嘛,来,来,来,快让人杀猪烹羊,今日设宴,为小薛洗尘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来,薛仁贵就更惭愧了,他道:“将军,某初到此地,是奉有都督府军令,能否先到骠骑将军府先应了卯再说?”

    陈正泰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尴尬,而后睁眼道:“这个……骠骑府啊……还没建好呢,应卯?你拿文书来,我画个圈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薛仁贵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是热血少年,一听都督府征召,就兴冲冲的来了,可哪里知道……还有这样的操作?

    骠骑府都没建好,你叫我来做啥?吃干饭?

    陈正泰当然不会让他吃干饭的,一大桌的菜,有鸡鸭,有猪羊,唯独就没有干饭。

    薛仁贵一看这些酒菜,眼睛都直了,一声不吭,随即便开始大快朵颐,吃的酣畅淋漓!

    他胃口极大,菜量惊人,几斤肉下肚,再吃了一碗汤,才摸了摸肚皮,觉得自己的腰带勒的有些紧,却又不好意思松了!

    陈正泰只在旁笑呵呵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薛仁贵感到有些不好意思:“将军,卑下实在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亲切地道:“无妨,自己人嘛,这里是二皮沟,你是……我的别将嘛,以后我还有借重。”

    薛仁贵惊讶道:“别将?”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来投军的,就算不是从小卒做起,最多也只是做一个火长或者是队正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直接就给了一个别将。

    这别将在骠骑府几乎等同于副将,是骠骑将军的副官,若是陈正泰战死,那么就是他统兵了。

    薛仁贵略带受宠若惊地道:“多谢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陈正泰大笑道:“我一看你,便觉得和你有眼缘,不要总是说谢,往后好好在二皮沟为我效力,将来少不得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薛仁贵对好处没多大兴趣,这个年龄的人,满腔热血,只想
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为知己者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