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四十五章:烟花三月下扬州
    陈正泰略一沉吟:“已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关于越州来的奏疏,吹捧李泰的内容是常态。

    陈正泰也不知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,硬要他找一个理由,或许是因为李泰和他们臭味相投吧。

    不过陈正泰不喜欢李泰,倒不是因为他和李泰关系不亲近,陈正泰凭借的是一种直觉,觉得李泰这个人不真诚。

    一个不真诚的人是没有感染力的,或许后世网络之中,人们总是吹捧着那些所谓的奸雄或者小人,可实际上,这样的人给人一种疏离感,哪怕他再如何如沐春风,再如何亲切,再怎样将厚黑学玩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陈正泰深信不疑的是,任何一个如流星一般划过历史夜空的英雄,都会一种特殊的感染力。

    诚如李世民这样的,李世民也会有帝王心术,也有自己的心思和手段,可他抒发感情时,同样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他能让身边程咬金这些人,一眼能看穿他的情感,继而为李世民效死。

    即使这个人脸上一直带着笑容,一直很是温雅,可这些永远都是表层的东西!

    若内里,你永远猜不透的人,真的会有人会为这样的人卖命吗?

    没有人会为一块冰冷的石头去死!

    你骗不了他们的!

    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,他已经将陈正泰视做自己的亲信,自然而然,也愿意去听取陈正泰的建言:“正泰以为,青雀如何?”

    陈正泰收起自己的心思,口里道:“越王师弟熟读四书五经,我还听说,他作的一手好文章,实为人杰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犹豫道:“只这些吗?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他在扬州,视百姓为肱骨,关心农桑,赈济灾民,深受江南百姓爱戴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摇头,打断陈正泰:“你当知道朕要问你何事,朕要询问的是,太子和李泰,谁可以承大统?”

    这似乎是李世民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李世民说出自己的心意时,陈正泰则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李世民将李泰摆在重要的位置,只是想借用李泰来遏制李承乾!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在贞观四年,李世民就已生出过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恩师居然还在打这个主意?

    陈正泰原以为,李承乾既立为了太子,那么至少现在的地位是稳如泰山的。

    后世许多研究历史的人,也都认为只是李承乾自己过于敏感,所以自暴自弃,令李世民失望,最终这才将李承乾逼迫到了造反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细细思来,若不是早有一丝这样的念头在李世民的心头盘桓不去,何至于到父子反目的地步?

    只是现在摆在陈正泰面前,却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极力支持太子,当然,这样可能会起反效果。

    原本陈正泰和李承乾之间的关系就不请不楚,这只会给李世民一个你陈正泰支持李承乾,完全是出于私心的观感。

    而后一种选择呢?

    只在一瞬间,陈正泰的心已经千回百转,此时笑着道:“现在来看,太子不拘一格,而越王师弟老成持重,都是继承大统的好人选。只是恩师尚在壮年,现在思虑此事,是否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中肯,只是……

    李世民摆摆手,笑道: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何况朕只是和你随口闲言而已,你我师徒,不必有什么避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口酒下肚,继续凝视陈正泰:“朕看你是还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颔首:“学生斗胆,猜测一下恩师的心思吧。恩师其实挑选的不是太子和越王,恩师其实是在做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世民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正泰,不禁微笑:“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倘若恩师以为天下安定,只要我大唐沿袭隋制,便可使我大唐享万年江山,则越王李泰最合适,越王是墨守成规之人,他好就好在老成持重,他日若能克继大统,定是萧规曹随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恩师以为,若是继续沿袭着隋制亦或者是此时的方法走不通。那么太子为人坚韧,行事果决,不轻易受人摆布,这样的性子,却最合适大刀阔斧,使我大唐可以焕然一新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哈哈笑了,不得不说,陈正泰说中的,正是李世民的心事。

    这桩心事一直藏在李世民的心里,他的犹豫是可以理解的,摆在他面前,是两个艰难的选择。

    是像魏晋时期一样,依靠着世族继续治天下吗?还是改弦更张,做出一个新的选择?

    当然,这个新的选择,会酝酿极大的风险,它极可能会像隋炀帝一般,最后让这天下变成一个巨大的火药桶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,秉性不同,无所谓好坏,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
    在后世,人们总将李世民在儿子的选择上,视作是维护自己统治的权术。
第二百四十五章:烟花三月下扬州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