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六十章:圣君已死
    不管房玄龄内心怎么吐糟,此时也只能耐着性子道:“陛下,长安已乱成一锅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:“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百官们都言陛下行事轻率。”房玄龄很小心的遣词。

    可见李世民不为所动的样子,他便晓得自己说得太轻,难有效果,于是咳嗽一声:“甚至还有人说,陛下与那隋炀帝,并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这话够严重了吧,可李世民居然还是没有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他手轻轻地拍着案牍,打着拍子,而后他深深地看了房玄龄一眼:“是说私访之事?”

    房玄龄有点搞不懂李世民这是什么反应,口里道:“是有一些是说私访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则是继续问“还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是关于高邮邓氏的事。”房玄龄道:“他们都说邓氏有罪,可即便有罪,诛其首恶就可,如何能祸及家人?即便是隋炀帝,也不曾如此的暴虐。现在三省以下,都闹得很是厉害,上书的多如过江之鲫……”

    隋炀帝这样的话都出了口,本以为爱面子的李二郎会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李二郎却道:“朕就算做隋炀帝,谁又敢反?”

    房玄龄和杜如晦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此次去了江南,陛下的性情好像变了不少啊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房玄龄和杜如晦而言,他们最震撼的其实并不只是陛下诛邓氏满门这样简单,而是拿下了越王,要将越王治罪。

    陛下对儿子还是很不错的,这一点,房玄龄和杜如晦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尤其是太子和李泰,陛下对这二人最是上心。

    现在李泰被拿下,再加上那邓氏,这显然……陛下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也是房玄龄不轻易上书弹劾的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都在骂,我房某人骂一骂又怎么了?和尚摸得,我摸不得吗?

    可陛下此举,分明带着诡谲,而此时与陛下奏对,很明显,陛下的话里别有深意,他觉得他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于是房玄龄道:“陛下,此事令清议震动,百官们议论纷纷,闹得很是厉害,若是陛下不好好安抚,臣只恐要滋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笑道:“那么房公对此事如何看待呢?邓氏之罪,房公是有所耳闻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邓文生可谓是罪大恶极。”房玄龄先下评断:“其罪当诛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眯着眼,打断了房玄龄的话,道:“只是他的族人无罪吗?那朕来问你,那邓文生巧言令色,蛊惑李泰,勾结官府,残害百姓,犯下这些罪孽,最终为的是谁人?”

    “又是谁从中牟取了好处,得以锦衣玉食?”

    房玄龄一时语塞,他当然清楚,有了好处,同享的就是邓氏的那些亲族。

    不过话虽如此……

    房玄龄却道:“只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摆摆手,看了一眼房玄龄,又看看杜如晦:“朕与两位卿家相得,所以才说一些掏心窝的话。祸不及家人,这道理,朕岂有不知呢?那邓文生的亲族之中,难道人人都有罪?朕看……也不尽然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到这里,语气缓和下来:“因而有的人说这是滥杀无辜,这也没有错。滥杀无辜四字,朕认了。若是将来真要记了史笔里,将朕比作是隋炀帝,是商纣王。朕也认!”

    房玄龄和杜如晦心里一惊,不对呀,陛下平日不是这般的啊。

    二人便都不做声了,都知道这里头必还有后话。

    只见李世民随即怒不可遏地继续道:“可是邓氏非要族灭不可,这与他的亲族是否有罪没有关联。你们可知道他们是如何的鱼肉百姓?为了保自己家的田地,害死了不少无辜的百姓?他邓文生的亲族便是亲族,那高邮县的小民,他们就没有父母妻儿的吗?他们就没有亲族的吗?他邓文生知道什么叫痛,小民们就不知何为痛吗?朕此去高邮,所见所闻,俱都触目惊心。朕亲见道旁的枯骨,也亲见那浮在水洼里的女婴尸骸,为了给他们修河堤,老妇没了自己的儿子,却不得不被差役逼迫着上了河堤,一个老妇,家里还有新妇,新妇怀有身孕,他的丈夫和儿子们尽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之所见,其实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。为何别人可以痛失家人,为何他们在这世上苟延残喘,如猪狗一般的活着,吃糠咽菜,承担税赋,负担徭役,他们受这
第二百六十章:圣君已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