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十三章:封爵
    陈正泰被喝斥声吓到,有点懵。

    ?自己说错了什么吗?

    ?没什么不对呀,唐太宗本来就推崇的是君轻民贵,所谓君为舟,民为水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

    可此时,陈正泰却发现,殿中的气氛竟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?厉声斥责陈正泰的乃是李世民身边的一个老宦官,老宦官脸色涨的通红,一副厌恶的样子,死死的盯着陈正泰。

    ?陈正泰哪里知道。

    ?民贵君轻,尤其是这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这番话,虽是古已有之,可实际上,当着皇帝喊出这句话,其实还是挺大逆不道的,现在不过是贞观三年,此时李世民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自己的这一番主张。

    ?这得在数年之后,魏征在谏言中提出这个思想,而后李世民虚心的接受。

    ?也即是……对于当下这老宦官而言,陈正泰这个小子,居然当着皇帝的面,说什么百姓比社稷,比皇帝还要紧要,这还了得,这家伙要反了天不成?

    ?老宦官乃是内常侍,名叫张千,张千倒不是厌恶陈正泰,只是觉得这个小子实在是口无遮拦,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敢在陛下面前造次。

    ?在他心里,这天底下谁能比皇帝陛下要紧,至于那些小民,不过草芥而已,陈正泰这番话,往重了说,就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?大唐皇族自称自己是老子的后人,所以推崇的更多是老庄之学。

    ?当然,儒臣们依然也有自己的主张,可是当下的儒臣们,更多的提倡君臣之道,却很少拿孟子的君贵民轻来说事,毕竟……这等同是故意给皇帝脸色看。

    ?内常侍张千板着脸,呵斥了陈正泰一句之后,面上杀气腾腾,继续尖的嗓子大喝道:“什么君轻民贵,皇帝陛下是九五至尊,贵不可言,你再敢胡说,难道不怕治罪吗?”

    ?陈正泰一脸懵逼,卧槽……

    ?难道……我特么的又说早了?

    ?这就是对历史半生不熟的坏处啊。

    ?不过这个宦官挺讨厌的,有点没有眼色,我陈正泰拍一下自己恩师的马屁,那是为了生活。

    ?你特么的一个宦官,也想骑在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?陈正泰于是肃然正色道:“你一个阉人,又懂什么?君为舟,民为水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怨不在大,可畏惟人。载舟覆舟,所宜深慎。这样的道理,你岂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?君贵民轻这个道理,李世民不是不懂,毕竟,这是孟子的主张。

    ?陈正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李世民并不介意,甚至他觉得陈正泰很识大体。

    ?当宦官张千站出来呵斥陈正泰的时候,李世民却依旧冷眼旁观,他倒是想借张千来杀一杀这个小子的锐气。

    ?毕竟年轻人锐气太盛,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?可当陈正泰说出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时,这一番话就好似是箭矢一般,直扎入李世民的心脏。

    ?李世民虎躯一震,他的虎目之中,猛地闪出了光彩。

    ?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……

    这岂不正是数千年来治乱兴亡的道理吗?

    ?这道理看似是朴素,可实际上,却是一语切中要害的啊。

    是至理啊!

    不,某种程度而言,这几乎是李世民的一张王牌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,在其他的时代,可能效果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可现在...却是在贞观年间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李世民虚心接受这番话,甚至将这一番话提到了如云端一般的高度,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。

    这牵涉到的,其实是整个法理问题。

    何谓法理?

    即为何李唐能坐江山,李世民能做天子。

    譬如大汉皇朝,它提倡的乃是天命。

 &
第二十三章:封爵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