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七十四章:丧心病狂陈正泰
    李世民是真怒了。

    当初扬州发生的事,已让他怒不可遏,谁料到今日再一次来到这扬州,竟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,何止是如此,简直就是变本加厉啊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刘二,真是凄惨至极,他只是一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小民,见李世民大怒,已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身后的大臣们也不禁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们自觉得抓住了陈正泰的把柄,这厮不但不顾百姓们的死活,在扬州还灭门破家,这是人干的事吗?

    谁能料到,这扬州都督……竟是如此的拉胯。

    此时,李世民却又问道:“那么,尔何以为生呢?”

    刘二越发的心怯了,只战战兢兢地道:“小民,小民……小民得了病,便算是为奴,人家也不要的,而今只好在此……为生……这村子里,从前还有六十多户,现如今,要嘛成了卢家的部曲,要嘛便是我这般的人,能过一天是一天,前些日子……卢家还派了人来……催债,小民当初得病的时候,不但卖了地,还欠了卢家三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三十文钱,借贷了一个多月,而如今已至五十多文了,说是岁末,再还不上,这连本带利,便要一贯、两贯,小民不懂算术,只是晓得……肯定是还不起了,不过……料来小民命贱,也活不到那个时候了,只是小民有一个女儿,前年的时候嫁了出去,他们却说,便是嫁出去的女儿,也要抵债的,岁末不还,便要拿小民的女儿来偿,我……我真该死,真该死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二自责地打自己的耳光,痛心疾首的样子,似乎只恨自己不该去借那钱,而嫁出去的女儿,还有自己的女婿也要跟着自己受牵连。本来这女儿嫁出去,便算是夫家的人了,不过像某些家族,显然一点也不担心,自己收不回债来,至于那嫁出的女儿,总有办法带走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禁冷笑道:“官府不管的吗?”

    这才是李世民真正在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治民要先治吏,这个道理,他和陈正泰交代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朝廷的一切善政,如何去贯彻,其根本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刘二见这李世民威严,身后又有许多人拥簇着他,自是晓得遇到了大人物,此时快要病死了,女儿也跟着自己遭殃,索性横了心。

    于是大起了胆子道:“这借钱的保人,就是县里的张书吏办的,他们和卢家交情深得很,隔三差五便被请去卢家喝酒的,当初分这口分田的时候,就是县里这些书吏借故刁难,索要贿金,若是不肯给的,便将这口分田给你分到数十里外去。平日里,他们下乡来,只是催粮,其他的一概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张书吏虽认得几个字,却是县里最不好招惹的人,他凶横得很,但凡有不如意的地方,便动辄想办法给你按一个通贼的罪,附近有一座山,现在山里,都是贼,寨子里有百来人,都是剪径的强盗,可大多数,其实都是既不肯为奴,又没法过日子的小民。官府剿了一次,听说本县的县尉都受了伤,自此之后,那些强盗,再没人管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二说到这里,李世民脸色更是变了,眸光在灯火下闪动着锐光。

    官逼民反吗?

    贞观天下,竟还有强盗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,李世民此前显然是一概不知的。

    后头的百官们也听得头皮发麻,有人低声议论:“已经猖獗到了这个地步吗?这和隋炀帝时,又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陈正泰这做的是什么孽啊,连吴明都不如,大家本都说扬州乃是首善之地,哪里晓得,竟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苛政之害,猛于虎也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本就不满,现在这怒火已到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李世民冷冷道:“竟连贼都有了吗?好,真的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带着几分森然,而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命人取了吃食来给这刘二,便下旨令百官们驻扎于此。

    他的本意,就是让这些朝廷的大臣,看看民生有多艰难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……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,在今日下船之前,他真的天真的认为,让自己的得意门生来都督扬州,能让百姓们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会再次见到这么多的不堪,这是变本加厉啊!

    杜如晦陪驾在李世民的左右,他能看出李世民的愤怒,只是……寻常的小民竟是到这个地步,也不禁令他心里生出惆怅之心。

    好歹,他是宰辅,这些年来,他自认自己也算是殚精竭虑,可哪里想到,与那繁华的长安城相比,哪怕是扬州,都已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当初反隋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他这宰辅,似乎所谓的日理万机,其实也不过是徒劳无功吧。

    倒是王锦这些御史,虽然无法忍受这小村落里脏臭的环境,却也已忙碌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取了蒸饼和肉干填了肚子,于是便开始在这附近走动,附近还住着一些妇孺,王锦决心去走访一下。

    带着人,寻到了一个老妇,老妇的牙都已落得差不多了,说话含糊不清。这老妇没什么见识,
第二百七十四章:丧心病狂陈正泰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