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陈正泰有什么关系
    其实人是极复杂的。

    复杂到哪怕再亲近的人,也无法去探测一个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毕竟人心似海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王锦现在就很复杂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厌透了陈正泰怂恿皇帝诛了邓氏,也恨透了陈正泰破了扬州王氏的门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……今日见了这般的景象,整个人似有触动,毕竟,人心还是肉长的,王锦也不傻,突然觉得民生多艰,想着自己在路上,连蒸饼和肉干都吃的受不了,何况是每日吃糠咽菜。

    可这些小民却每日吃这糠咽菜,甚至都还觉得有口吃的,便觉得满足。

    王锦内心触动很深,此刻他在想自己平日里读的书,在此刻此景反显得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现在他有了爱民的动力。

    你不体恤这些百姓,怎么抓住陈正泰那狗东西的辫子。

    这陈正泰在这扬州搞得乌烟瘴气,推行他那新制,这不就是害人吗,百姓们受害,世族也受害,就肥了他陈正泰一人。

    陈正泰这人真可恶,说他是民贼,总没有错吧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坐在这里,一面喝茶,一面骂了几句。

    此前那晕船的老御史,却是呷了口茶,他身子恢复了一些,却是道:“只是……陛下一直不吭声,想来,对这陈正泰还是颇有几分妄想的。毕竟这陈正泰是都督扬州,也不过是三四个月啊,当初陛下是从春天回到了长安,而今,已至晚秋,若是加上平叛的时间,这三四个月治理扬州,依着陈正泰的秉性,十之八九,是要将这些罪状,统统都推脱到前任那吴明的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王锦等人颔首:“话是这样说,可里头不少罪状,都是这几月发生的事,他还想抵赖?此人真是无耻之尤,若是还敢强辩,呵……我便今日死谏,也绝不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有人拍案而起,义愤填膺地说道:“这陈正泰,我等不可放过了,若是再纵容下去,我等也要破家,这种事,开了先例,是要乱天下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打好了主意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李世民用过了晚膳,虽是大臣们统统都去了,可李世民却留了心,依旧将这些弹劾的奏疏看了几遍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情渐渐平和,方才确实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怒火冲上脑海,令他丧失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是总体而言,许多的罪状,依旧还是陈正泰都督扬州之前发生的,当然……也有不少是新近发生,几个月的时间,陈正泰未必能做到立即改正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细细想来……还是自己对陈正泰的期望过高了。

    原来以为……至少横征暴敛可以少一些,整肃一下吏治也应该有的,可这些……显然这数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基本上吴明之前留下的问题,统统还有残留,不敢说变本加厉,但是……这个都督确实是玩忽职守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让陈正泰任都督扬州,本意是想让他作为天下的表率,天下上百州,若是没有一个表率,难道就任由这些刺史和都督们害民吗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李世民叹了口气,便抬眸看了杜如晦和张千一眼。

    随即他对杜如晦道:“卿有什么话说的?”

    杜如晦苦笑:“数月时间,想要有功,这太难了,臣毕竟是干过事的人,不过……这数月时间,却没有一丁点善政,他陈正泰,也是难辞其咎。现在不是大灾吗,这大灾刚过去,至少放一点粮,纾解一下百姓也好。那吴明扣押的赈济粮,现在也不见这里的百姓得到分毫。当然,若只以此来评鉴陈都督的好坏,臣觉得还是孟浪了,封疆大吏的好坏,没有三五年,是难以品头论足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微叹了一口气,便颔首道:“不错,朕也是这样想,此事……”李世民又叹了口气,一时拿不定主意,最终还是松口说道:“那还是听听陈正泰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他侧目看了一眼张千:“陈正泰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数里外等候陛下召问。”

    “宣他来。”李世民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千颔首,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陈正泰便带着娄师德等人到了,一到这行在,便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现在这天气,已有些寒了,陈正泰穿着的是一件旧衣,他发现这扬州有一个很好的现象,但凡自己衣服穿旧一些,下头娄师德第二日就穿的衣比自己还旧。再下头娄师德之下的这些官吏,就一个塞一个旧了,等到了最下头的书吏时,几乎只好寻那缝补了不知多少次的衣衫来当值。

    整个都督府,简直就成了乞丐窝,陈正泰也觉得难为了他们,这么多针线缝补出来的衣衫,亏得他们寻得到,只怕要费不少的功夫。

    不过,穿旧衣和简朴无关,某种程度而言,陈正泰其实也清楚,这对于节省开支一丁点帮助都没有,只不过这般一来,表明一下自己这位新都督的态度而已,有了这个表态,大家大抵就摸准了陈正泰的性子,便不担心,会出现误判了。

    进入行在,陈正泰发现很多人都没有给自己好脸色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听说陈正泰来了,兴冲冲地赶来,也要一起见
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陈正泰有什么关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