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将相宁有种乎
    这叫曾度的差役,回答得几乎没有什么漏洞。

    可在人们的印象之中,差役大多都是奸猾之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本也无可厚非,这些差役都是本地人,而且父子传承,在县里厮混得久了,上官和世族惹不起,又成日催促他们公干,若是不压榨小民,他们向上没法交差,向下呢,又没办法立威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差役个个都如泥鳅一般,滑不溜秋。

    这是先入为主的印象,因而很快,王锦便眯着眼道:“我瞧你的口音,和其他高邮人的口音不同,你莫不是伪造的差役吧。”

    曾度见他刁难,回答得更是小心翼翼,忙道:“小吏本是扬州安宜县中公干,一个月前,都督府将小吏调来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王锦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,县中小吏都是本地人,毕竟……只有他们对于本地情况了解得最多,从来没有听说过,这本县的小吏,是从其他地方轮替过来。

    说穿了,这时代乡土观念极重,你不是本县人,是没有人会敬畏你的。

    王锦便笑了:“哈哈,尔初入本乡,两眼一抹黑,也能办差?”

    “这就看办什么差了。”王锦老老实实地道:“倘若是欺人,肯定办不了的,这是小吏的实在话,便是有人想要塞钱给小吏办一些事,小吏也不敢轻易去拿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此前还明火执仗的气氛,似乎轻松了一些,许多人都意味深长的笑了。

    只有李世民还在一头雾水,倒是陈正泰看出了李世民疑问,便低声道:“恩师,外乡人到了本地,往往不知情况,不敢轻易拿钱的,毕竟不知里头的深浅,一旦拿了人钱,不能为人消灾,少不得有人要闹,到时说不准就要惹祸上身了。只有那些本地的老吏,他们知晓轻重,知道什么人可以欺,什么的钱可以拿,而且往往都会有掮客从中穿针引线,方才敢索要人财物,为人办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恍然大悟,难怪这么多人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来这些人……也是门清吧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想,朕才是天子,天下人不给朕送钱,却都给朕的臣子,还有臣子下头的差役们送钱,求他们办事,如此说来……朕还没有这些人明白?

    王锦本是气势汹汹,说到这里,这板着的脸也不禁绷不住了,他只好又瞪一眼:“可是你这外乡人,既办不得差,要你在此有何用?这都督府,真是胡闹,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曾度却不禁笑了,而后回答道:“郎君这里又有所不知了。都督府也早有明令,设吏的本意,乃是安民以及协助百姓,因而固然外乡人来此没有办法立威,可小吏所做的差事,大抵都是协助农人农耕,偶尔代人写一些书信,亦或者催告一些都督府最新的文告,还有统计村中人丁,丈量土地,管理文牍等等杂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对于百姓们而言,都是有利而无害,百姓们虽偶有人对此有怨言的,可绝大多数却都极力配合,大家彼此融洽,又非是去勒索钱财,灭门破家,要这威信……又有何用?这立威信的事,是税营的差事,催缴钱粮就得要这威信,可这不是小吏的本份。所以小吏虽是外乡口音,可到了哪一个村落,总不至被人故意刁难,往往事情还算顺遂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诚恳。

    而一直想捉这差人小辫子的王锦,这一下子却无词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之中,这百姓都很刁蛮,刁蛮的百姓你得镇得住,得让他们乖乖交粮,乖乖的服役,哪里有不凶恶不立威的道理?

    可人家直接降维打击,因为都督府这里将职责分清楚了,小吏所做的事,更多的是类似于店伙计一般的杂事,就譬如带着牛马来村里给村人耕种粮食,这需要有威信吗?

    毕竟,小民们又不傻,总不至这样的人都要赶走,少不得要欢天喜地将人迎进村来,若是能因此而节省一些劳力,真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,你去要人把钱交出来,便需一个凶神恶煞,而且在本乡还需有势力的人。可你去送钱,还需这样的人?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此,一时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此时,他不由道:“倘若遇到了纠纷呢,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陛下亲自排众而出。

    陛下开了口,这下子是谁也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曾度道:“若有纠纷,自是小吏这样的人进行调解,正因为我是外人,所以双方反倒会信服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眉,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,便又忍不住问:“可你自外乡来,就算你肯勤勉,可如何杜绝其他似你这般的人懒惰呢?”

    王锦站在一旁,不禁在心里赞叹,陛下这句话,真是直指了要害。

    是啊,说是说的好听,问题在于,从前的小吏为何肯勤快下乡,那是因为有油水,现在看来,油水没了,这些小吏如何还肯好好办差吗?

    倘若阳奉阴违,谁能管得住?

    曾度瞥了李世民一眼,心里震惊,因为……他发现……眼前这个人,竟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而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
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将相宁有种乎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