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八十九章:术业有专攻
    长孙冲和房遗爱被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时间处在黑乎乎的地方,突然见着了阳光,整个人突然感觉世界格外的美好起来,哪怕是多接触一些太阳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随即,便有人给他丢了餐食来。

    其实餐食还算是丰盛,有鱼有肉。

    可和长孙家的食物相比,却是天差地别了。

    二人像小狗一般蹲在学堂里的操场上,端着木碗和木勺。

    房遗爱吸了吸鼻子,他的脸早花了,看来没少哭鼻子。

    “冲哥儿,接下来该怎么办,要不我们逃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房遗爱的第一个念头,他想逃出去,而后赶紧回家,跟自己的母亲告状。

    此时,其实长孙冲的脑袋是一片空白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一天过去,自己的脑子变得木讷了一些,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滋味,仿佛昨日和今日,像是两辈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道:“擅离学堂者,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这句话可谓是是脱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而房遗爱居然反应很快,条件反射似的道:“禁闭三日。”

    禁闭三日……

    长孙冲的脸色猛地惨白起来,这个学规,他也记得。

    在那黑暗的环境之下,那反复念诵的学规,就如同印记一般,直接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于是长孙冲默默地低头扒饭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饿了,只觉得这食物很香,三下五除二,将所有的饭菜都塞进了肚里,最后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房遗爱也狼吞虎咽地吃完,而后将木碗放下,突然流出泪来:“我想回家,我想见我娘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抬起了眼睛,目光看向书院的大门,那大门森森,是洞开的。

    长孙冲道:“那你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房遗爱看着长孙冲,一脸迟疑,口里道:“那冲哥儿呢,你不走吗?”

    长孙冲老神在在地道:“你先冲出去,我帮你望风,你看,这里左右都无人,门又是开着的,只要冲了出去,就谁也管不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本就有逃跑的念头,听了长孙冲的话,可谓是百爪挠心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鬼地方呆了,于是他细细地观望了大门一会,确实没见什么人,只偶有几人出入,那也不过都是学堂里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他的心被勾了起来,但还是道:“可我跑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长孙冲便道:“你跑出去,在外头稍等我片刻,我自然也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再无疑虑,很是认真地道:“好,我们兄弟……只要出了这里,到时候,绝不绕了这书院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房遗爱说着,和长孙冲又商议了一番,随即,他蹑手蹑脚地靠近书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眼看着距离大门还有十数丈远的时候,整个人便如开弓的箭矢一般,嗖的一下疾步朝着大门冲去。

    长孙冲在后头看着,根据他还算不错的智商,按理来说,书院既规矩森严,就肯定不会轻易的让人跑出去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大门一直开着,就如同根本没有什么避讳一般,却不知会有什么陷阱。

    眼看着房遗爱已快到了大门门口,很快便要消失得无影无踪,长孙冲迟疑了一下,便也举步,也在后头追上去,只要房遗爱能跑,自己也可以。

    谁晓得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刚刚出了门口的房遗爱,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,却直接被人拎了起来,犹如提着小鸡一般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大门外头竟有几个人看管着,此时一把拖拽着房遗爱,一边道:“果然东主说的没有错,今日有人要逃,逮着了,小子,害我们在此蹲守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已是双脚离地,原以为只再前跑几步,便可放飞自我,此时立即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长孙冲在后头看了,脸已经惨白一片,还好他的反应很快,连忙转过了身,假装和房遗爱没有关系一般,匆匆地端着他的木碗,朝着学舍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身后,还听到有人呼喝道:“就是这小子要逃,违反了校规,送去禁闭三日,此子真是胆大包天,以为学堂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可以来,想走就可以走的吗?”

    房遗爱只有继续哀怨嚎叫的份儿。

    长孙冲听得心如小鹿乱撞一般,又怕又惊,却是绝不敢回头一下,乖乖回到了学舍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外头,果然有一助教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这助教朝他颔首道:“还以为你也要逃呢,想不到你竟还算守规矩。”说着皱眉道:“怎么,吃了饭,就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长孙冲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学前班,虽然进来的学童年龄有大有小,大的有十几岁,小的也有七八岁,可是……说是学前班,其实规矩却和后世的幼儿园差不多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没办法。
第二百八十九章:术业有专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