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达天听
    长孙冲下笔,一路龙飞凤舞。

    这若是几个月前,只怕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会提起笔来写文章。

    早在好几年前,他整个就废了。

    每日三竿才起,成日纵情声色,通宵达旦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很专心。

    这是训练出来的,因为学堂里枯燥,粗俗一些来说,就是淡出个鸟来。

    在那里的日子,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期待,有时候,能专心读书,反而日子还好过一些,如若不然,总有人让你体会什么叫做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他一面写着文章,一面心里推敲。

    技巧他都懂,甚至教师还不断的拿一些文章来剖析。

    文法这玩意,其实就是一个套路,虽然这等手段,永远无法作出那等惊世骇俗的文章,可是……要做一个漂亮文章,却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长孙冲越写越快,毕竟每日都要写这种文章的,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只一会儿功夫,一篇文章大抵写毕,随即开始进行修改,他一丁点也不急,因为时间还有大把。

    可是其他考棚里的人,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许多考生,只看到‘老吾老’三个字,便开始懵逼了,有的人压根不知这老吾老出自哪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四书之中任何几个字,你摘抄出来,若是不能联系前后文,是根本无法知道这区区几字的原意的。

    你连这玩意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,题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你还考个什么?

    当然……其实绝大多数人,对于这三个字,还是有一些印象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,这印象并不深刻,只是有一些模糊的印象,大抵记得一些,可前文在哪,后文在哪,出自哪里,依旧没有清晰的记忆。

    于是赶紧搜肠刮肚,拼命去想,越急,却是临场发挥越差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他们没有才学,而是才学这玩意,毕竟是很空泛的概念,至少在这个时候,许多人已经开始有些懵逼了。

    那些勉强能记得原意的人,倒是抖擞精神,开始作文章了。

    不过科举的文体是限定的,必须多少字,不能多,也不能少,又必须符合原句中的文意,还需在这个原意上加上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这又不免让人重新开始搜肠刮肚起来。

    偏偏这考试,时间限定的比较死,上午收了文章的卷,便开始分发了吃食,休憩了片刻,随即算学卷和通识卷便又分发下来,限定一个半时辰交卷。

    因为科举之中,文章卷是最难,也是最重要的,算学和通识只是附庸,占整个科举考试的分量不重,再加上只是府试,因而并不难,不过是简单五年级的内容罢了。

    长孙冲很快就做完了。

    考试完毕,他随着人流出去。

    耳边嘈杂。

    随他一道出考场的考生们,一个个垂头丧气,甚至有人哭丧着脸,捶胸跌足地道:“今日的考题,竟是这样难,比县试不知难了多少辈,不知是谁出的题,这出题官为何不自己来考考看,我倒要看看,他自己能不能将题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……太难了,我见那老吾老三字,心里便叫不好,哪有出这样题的,还有那算学题,我算了小半时辰,也没算明白,哎……糟了,糟了,到时如何回去交代,若是落第,又要等两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闻,出题的乃是大学士虞世南。”

    一听虞世南,大家便不敢再抱怨考官了。

    这虞世南,不但是李世民的师傅,而且人品是没得说的,他被世人评价为德行,忠直,博学,文辞,书翰五绝,人们都认为他人品贵重,德高望重,学识也是极好,此番由他来出题,自然不会有任何人有非议。

    于是,许多人开始转而哀叹自己时运不好。

    可依旧还有人不断说难。

    长孙冲走的步伐轻快,听到耳边的议论,他终于忍不住了,大吼一声:“哪里难了,很容易呀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空气都骤冷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驻足,纷纷朝长孙冲看来。

    然后有人同情地看了长孙冲一眼,摇摇头道:“又疯了一个……”

  &
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达天听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