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九十七章:脱胎换骨
    等马车停下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已是箭步上前。

    便见长孙冲在此时下了车。

    一看这长孙冲,长孙无忌还未开口,身边的夫人却已眼泪婆娑起来。

    儿子黑了,也瘦了,这身上穿着的,是什么衣衫,这分明是寻常的布衣啊!

    不只如此,身上的行囊,也略有破旧,虽然勉强还算是干净。

    可这般样子,哪里有长孙家小郎君的风采?

    一看这个样子,长孙无忌也顿时火冒三丈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的儿子吗?

    看看这个样子……这得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哪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禁不住身躯一颤,等这长孙冲到了他的面前,长孙冲居然乖乖地作揖行了个礼:“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在古代,大人乃是对父亲的尊称。

    比父亲和爹要尊重一些。

    以往长孙冲只是喊爹的,而这行礼……那便有些欠缺了。

    长孙家的家教并不严格,久而久之,也就没人在乎了。

    长孙冲随即又朝长孙夫人道:“见过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陈正泰……”长孙无忌已顾不上见礼了,他是最见不得自己的儿子受委屈的。

    现在见长孙冲清瘦如此,自然大怒:“前几次,让他坏了我们家的好事,现在他竟是变本加厉,他对着老夫来便也罢了,竟是冲着吾儿来,是可忍孰不可忍,若是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,我长孙无忌四字,倒过来写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这一次是动了真怒,面上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:“他陈正泰有本事就冲着老夫来啊,此败犬,安敢如此。”

    长孙夫人只在一旁低泣。

    长孙冲听了这话,竟有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已经很少听有人这样骂自己的师尊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因为在学堂那封闭的环境里,但凡是涉及到了自己的师尊,自己耳边听到的最多的,就是各种溢美之词,简直就将师尊说的世上少有,天下的人物,无出其右一般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邓健,一口一个师尊,每次说起陈正泰,眼圈就是红的,一副好像就是他的再生父母的模样。

    且那明伦堂里,还张挂着几张画像,为首的自然就是李世民,其次便是陈正泰,每日上完了早课,大家都需跑去那儿,给陈正泰行个师礼。

    至于陈正泰的画像,更是张贴得所有的课堂、食堂都是,且那画像里,陈正泰永远是面露微笑,和蔼可亲,就差在他都脑壳上头,再画一个光圈了!

    总而言之,无论你抬头低头,都能看到这个家伙,久而久之,便无形地使人对陈正泰生出一种崇敬之感。

    长孙冲在学里的时候,还没有那种很强烈的感觉,只是对陈正泰的恨意随着时间慢慢的消解,耳朵听的多了,似乎也觉得自己对陈正泰好像有所误会,无论如何,饮水思源,这是自己的师尊嘛,自当是崇敬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听到父亲不客气的直呼陈正泰的姓名,口里叫骂,甚至还用败犬来形容陈正泰的时候。

    长孙冲心底深处,居然生出了一种很别扭的感觉。

    恩师就是学堂,学堂里既有自己,也有令他开始渐渐尊敬的先生,还有使他敬畏的助教,有和他相亲的同窗!

    辱骂了师尊,就好像是在侮辱整个学堂,甚至侮辱了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,长孙冲的脸涨得通红。他现在渐渐已有了自尊心,因为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融入了一个集体,维护这个集体,已成了他的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所以他面露出不愉快的样子,朝长孙无忌道:“正泰师尊对我有授业解惑之恩,大人何故这样辱我师门?儿子从前确实犯了许多错误,大人若是想要责骂,尽管来骂儿子便是,可是师尊又有什么过失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时愣住了。

  &
第二百九十七章:脱胎换骨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