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
    长孙家难得有过这样的温馨。

    或许是今日的明月格外的照人。

    那明月的月辉洒落进来,使这佛堂里的油灯,竟也变得黯然。

    可对于佛堂中的人而言,却是另一种感受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在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之后,便看着长孙冲,很是温和地道:“你好好读书,读书……终究还是有用的。为父不在乎你学到什么东西,只是你能今日这般的懂事,为父便已欣慰了。这两日,州试就要放榜了,你才入学不久,此前亏欠的学问又太多,为父就说一句实话吧,我自然是知道你是考不中的,外间因为你参加了州试,也有一些闲言碎语,有些话并不好听,可又如何呢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面带欣慰的笑容,接着道:“让他们骂去吧,为父此前还觉得羞愧,可现在却不羞愧了,因为你能如此,就足慰平生,当着这佛祖的面,为父已不再奢求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站了起来,带着关切道:“已经很晚了,我知道你每日都要早起,你看,你的身体也结实了不少了,还是早一些睡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其实已是困意袭来,毕竟每日早起,早就让自己习惯了早睡,从前不良的习惯,早就变了,天一黑,便来了睡意,于是他起身,朝长孙无忌和长孙夫人行了个礼,便告辞出去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看着儿子走出去的背影,依旧露出欣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起初他回来的时候,吓了我一跳,还以为不是自己的孩子呢,现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夫人面带微笑,她一面给佛祖上了香,一面道:“现如今,听了他在学里的许多事,方才知道原委,看来说来说去,是我们为人父母的过错,从前对他实在太宠溺娇惯,差一点就误了他,倒是多亏了陈正泰啊,若不是他,真不知冲儿将来怎么办,人家都说,人有了德行,比万贯家财要重要,如若不然,就算给他万贯家财又有什么用呢?最后不还是要一干二净的都败落掉了,现在……我是真安心了,三郎啊,无论如何,你都要去谢谢那陈正泰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听到此,下意识的颔首,只是…

    儿子的这番改变,的确是领他很心满意足的,可是想到亲自去感谢陈正泰那家伙,却又觉得心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房家大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房玄龄突然觉得自己干劲十足了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房遗爱居然找上了他,和他说了不少感人肺腑的话。

    一下子,房玄龄竟觉得好像自己一辈子没有白活一般,房遗爱的改变,以至于家里的河东狮吼,竟也眉开眼笑,房家难得有了几日安生的日子,还天天有着笑声,舒坦啊。

    眼看着要年关了。

    因而阅卷官们匆匆阅卷之后,终于定了榜文。

    雍州这里有考生三千七百多人,在各州之中,人数是最多的,几乎占了所有童生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涉及到的乃是功名,所以必须精挑细选,录取的考生,却只限定在二百名之内。

    看上去,好像高中的人少,至多有十几分一的概率。

    可要知道,这三千多的童生,却也是经过了县试选拔出来的,因而,算是优中选优,已是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此乃国家大事,因而在阅卷之后,哪怕是录取的试卷,不到最后结果,依旧还是采用糊名的方式,为的………就是防止有官吏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豆卢宽,对此自是十分看重,他很清楚,一旦牵涉出弊案,那么这第一场州试就完蛋了,而随之而来的,乃是陛下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从最近的许多事可以看出,现在陛下驾驭臣下,早不似从前那般的宽厚,后果一定十分惨痛。

    所以豆卢宽在整个过程之中,几乎每一处都盯死,功名是什么?功名固然不能当作爵位,但是关系的乃是特权,任何一个正常的王朝,对于特权都是十分谨慎的。

    就好似是汉朝一般,没有军功,就无法封侯,无论你表现得如何出色,没有就是没有,因而免不了就有人有了李广难封的遗憾。

    可一旦到了王朝末期,为了维持人心,于是开始大量的封赏爵位的时候,那么这个王朝的气数,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所以朝廷上下,格外的看重。

    把事情办好,豆卢宽便入宫觐见皇帝,具言阅卷已经结束,雍州录取秀才一百七十三人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这个数目,颇感满意,而后再下诏,放榜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很聪明的人,他没有要求提前将这一百七十三份试卷来让他看看。

  &
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