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零一章:报喜
    虽然是极力做出了平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长孙无忌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中了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看到长孙冲的各方面都日渐稳重,已经让长孙无忌觉得这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现在居然还中了秀才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名列三十一名?

    这可是雍州的三十一名啊。

    此时的关中富饶,又因为乃是国都的所在,不知多少豪族迁徙至此。

    无论是识字率,还是人口,都远超天下诸州府,甚至说是十倍以上的差距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就说此次考生的数量,和寻常的州府相比,数目就是在十倍的。

    能在雍州考三十一名,若是下一次稳定发挥,那么足以在乡试之中勉强中举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一旦到了举人,就已不再是功名这样简单,而是直接有了做官的资格,这个官,再不是靠恩荫所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,恩荫所得的官爵,往往比较水一些,不被人所看重。

    一个寻常百姓中了举,尚且有了授官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长孙家的人若是能中举,前途可就更不可限量了。

    诸官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许多人则是懊恼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瞎了眼了,似长孙冲这样的人竟也可以取功名。

    可随即又后悔不及,早知能中,方才就应该和长孙相公多聊一聊州试的事了,反倒是方才遮遮掩掩的,好不尴尬不说,说不准故意闭口不谈,还显得他们故意不看好长孙家的公子呢。

    只是那方郎中,前脚还悲哀的以为自己的儿子中了,中了固然可喜,自己却成了众矢之的,他正搜肠刮肚的想着,该怎么样才不让长孙相公尴尬呢?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没一会功夫,真正尴尬的人竟是他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他的儿子……莫非考砸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时竟是悲哀起来,居然连长孙家的公子都不如,这败家玩意啊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已是坐下,面带微笑,此时神清气爽,顿时什么都觉得可爱起来。

    他倒是还是克制住心里的欣喜的,叹了口气道:“哎,真是的,不过是一场州试而已,竟搅的长安城里议论纷纷,这些日子,因为这科举之事,这街头巷尾成日在传颂,终究还是好事者太多啊。州试毕竟只是小试牛刀,这科举的章程里,还有乡试和会试,区区州试,不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至于犬子……”长孙无忌摇摇头道:“他总算是侥幸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侥幸,不侥幸。”方郎中心在流血,可也知道这时候绝不能表现出半点不喜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得不地道:“三十一名呢,中的有一百七十人之多,这三十一名,已算是名列前茅了,若名列前茅都是侥幸,这落后于人者,岂不羞煞?长孙相公教子有方,很是令人钦佩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长孙无忌笑着道,却努力地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:“吾儿自己非要考,本来老夫是拦着的,可是拉不住,孩子大了,已有了主见,他成日只想着去二皮沟大学堂读书,非要凭着自己的本事去考功名,为人父母的,当然也只好由着他了,老夫平日里公务繁忙,顾不上管教,全是靠他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很刺耳,倘若说的人不是长孙无忌,只怕早就挨揍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大家却不得不一直带着已僵硬的微笑,道:“是极,是极,长孙公子,真是吾等子侄们的楷模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咳嗽,似乎觉得在一群属官那儿夸奖自己的儿子好像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毕竟他自己也算是这些达官贵人中的老油条了,自也是知道,不管自己的儿子考不考得中,这些家伙们都要夸奖的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是真的心情愉快到了极点,也没有心思跟眼前的这些人计较,他打起精神道:“是了,我想起一件事来,吏部功考有一事,还需和中书省那里接洽。”

    有人道:“不知何事,就让下官去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摆手,淡然地道:“不必啦,本官正好闲来无事,亲去一趟,这是大事,切切不可耽误了。”
第三百零一章:报喜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