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零三章:钦赐恩荣
    长孙皇后听了,满是诧异。

    她当然听说过这州试不易。

    也很清楚陛下许诺了功名,鼓励天下的读书人来考试。

    却也没有想到,哪怕是区区的秀才,竟也难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自己家的冲儿,偏巧还中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是喜形于色,他当然清楚长孙皇后表面上对于他们长孙家不愿有过多的优待,却也知道长孙皇后内心深处,还是对于长孙家有极大关注的。

    他加重了语气,接着道:“重要的是三十一名,雍州乃是天子脚下,读书人如过江之鲫,能在这其中脱颖而出,就很难得了。朕也没有想到冲儿竟有这样的本事,真是令人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终是禁不住笑了,满怀欣慰地道:“从前总为他担心,他自幼生在富贵之家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臣妾那兄长,又将他宝贝似的含在嘴里,什么事都纵着他,臣妾虽处深宫,也听说过他在外头干的那些昏事,哪里晓得,他如今竟成了楚庄王一般,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挺着肚腩,只是微笑:“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进了二皮沟大学堂的缘故。所谓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观音婢,你还记得前几日,朕还和你说,陈正泰让冲儿去考试,是故意想让长孙家丢丑吗?哎……朕终究还是想岔了,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欣喜的样子,颔首:“何止是陛下这样呢,便是臣妾,也是这般想的,总觉得陈正泰行事有些孟浪了。哪里想到……他这是智珠在握,早有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又说此番二皮沟大学堂中试的人占了雍州读书人的六七成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又一次惊得瞠目结舌,却是不由担心地道:“陛下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难道陛下不为此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不担心。”李世民正色道:“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入二皮沟大学堂的学子,什么人都有,有一人叫邓健的,朕怎么也想不起此人是谁了,可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,朕今日念出他的名字,这满殿文武,一个个也都是茫然之色,想来此子乃是寒门子弟,观音婢,这邓健,便是此次雍州州试的头榜头名,朕开科举的本意,就是要广纳海川,要让天下人知道,只要读书,朕不问贵贱,尽都给予恩荣。至于他的出身如何,门第如何,这都不紧要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到这里,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想来,还是这二皮沟大学堂没有白费朕的心思啊,它能招揽不少寒门子弟,令这些人入学堂读书,还能教育他们成才,与那世族子弟平分秋色不说,甚至还可以考的比世族子弟更好。如此,既堵住了世族的悠悠之口,又使朕可以广纳贤才,这是两全其美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又道:“若是有人不服气,可以去考嘛,他们若是能考过二皮沟大学堂,朕自然也一概重用。若是考不过,还有什么说辞,谁敢对陈正泰,对二皮沟大学堂有什么微词呢?他们想做这风儿,摧残了陈正泰,朕就将他们诛灭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到这里,斩钉截铁,语气很坚决。

    规矩……朕已经定了,在朕的规矩之下,随你们怎么玩,可只有一条,不能坏了规矩,谁坏了这个规矩,就弄死谁。

    可若是你有本事能在朕的规矩之内,死死地压住陈正泰或者是大学堂一头,那是你们的本事,朕不但不会不高兴,反而会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松了口气,心里好像是一块大石落定一般:“不错,无规矩不成方圆,做大事,首先就是要立下规矩,惩罚破坏规矩的人,而褒奖像陈正泰这般的人。二郎这是金玉良言,二郎有这个心,臣妾也就可以放心了。这陈正泰……论起来,臣妾还真该对他感激涕零,他这大学堂,不但为国家提供了贤才,了却了二郎的心事。又何尝对长孙家不是恩惠呢?”

    “二郎……臣妾听说,遂安公主似乎一直属意陈正泰,遂安公主虽为周贵人所生,并非二郎的嫡女,可她的为人,却是憨厚的,在众公主之中,乃是翘楚。而陈正泰呢,又是二郎的得意弟子,臣妾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此处,也是意动了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如今这个地步,陈正泰是肯定要娶公主的,李世民在这方面,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现在长孙皇后提出来,李世民便不由道:“其实朕也在犹豫这件事,原本……
第三百零三章:钦赐恩荣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