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一十四章:长安乱
    一听是长孙冲和房遗爱,陈正泰出奇的镇定。

    他是一丁点也不怕长孙冲和房遗爱挨揍的。

    甚至对陈福的大惊小怪,而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陈家人啊,怎么一丁点定气都没有!

    可陈福依旧还气喘吁吁的样子,苦瓜着脸道:“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陈正泰看着陈福。

    陈福苦笑道:“只是学堂那儿,沸沸腾腾,听说有同窗挨了打,他们……他们就往长安学而书铺去了,去的人还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终于皱起了眉头,接着沉默了很久,他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显然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是因为长孙冲和房遗爱趁着沐休,想赶去长安书铺买一些书回来。

    这学而书铺乃是长安最大的书铺之一,书籍在这个时代,终究还是奢侈品!

    正因为奢侈,所以开书铺的,也绝不是小角色,据闻此书铺背后的人,乃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正因为现在入京的秀才多,不少人开始聚集在书铺里,这书籍昂贵,大多数人并不买,却多是看看,久而久之,大家凑在一起,也就熟识人!

    秀才们乐意约在这书铺中见面,也有一些爱好风雅的人,乐于见这些秀才。

    当然,久而久之,也会有人在书铺大发一些议论,一旦他的言论受到了别人的追捧,于是声名鹊起,便有人索性在书铺里讲学了。

    这学而书铺,说是卖书,实则却是一个讲学的场所,每日可吸引数百个秀才来旁听,又有不少世族子弟捧场!

    讲学的吴先生,出身自陈留吴氏,说到这陈留吴氏,乃是望族,郡望也是陈留中数一数二的,这吴先生又满腹才学,是经学大家,他的文章和口辩之才,往往能令读书人们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其实儒家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,大抵出现了两个重要的方向,一个是以董仲舒为首的公羊学说,只是公羊学一直对于天命和天人感应这一套极其热衷,因而到了后来,逐渐的开始神学化。

    原本这天命学对于统治者而言,是颇为友好的,毕竟这解决了为啥是我家做皇帝,而你家人只能耕地和放羊的问题,能让人们安于本分!

    而天人感应,就不太友好了,你们这群儒生,隔三差五的说今天地崩了,是因为皇帝做错了什么事,需要改正。明日说那里大雨成灾,一定是皇帝昏聩,因而发怒,这大汉疆土辽阔,年年都有灾难,你隔三差五就拿出上天的旨意出来干涉朝政,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此后,随着大汉朝的土崩瓦解,公羊学自然而然也就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只是,另一种学说却开始不断的深入人心,即所谓的‘经学’。

    经学当然指注解经书的学问,这里的经,当然是儒家的经典。而这一学说的根本学问就是,大家拿出论语之类的经典出来,不断的诠释这些儒家的经文。

    譬如论语第一句:子曰学而时习之。

    这是一句很普通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是孔圣人,当然不能普通,这就如后世鲁迅先生的‘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。’一样,鲁迅先生这样震古烁今的大家,怎么可能会写这么简单的文字呢?

    所以……你得阅读理解。

    当然,你是个智障,自是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那么就得请高明的专家来进行理解,他们理解了之后,告诉你为何是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,表达了先生当时写出这段文章的巧妙心思,以及独具一格的立意之后,再来传授给你们这些寻常读书人。

    孔圣人就更加不可能这样的简单了。

    因而经学的本质,就在于注释儒家的经典,这学而时习之,该怎么理解,如何看待,孔圣人的本意是什么,孔圣人为何要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孔圣人说这样的话,是否还有其他的目的,这是愤怒,亦或只是单纯的教诲,是批判了什么
第三百一十四章:长安乱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