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
    李世民听到陈正泰喊冤,不禁皱眉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……陈正泰喊冤起来,实在有些不太要脸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知这事闹得很大,总是要处置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至少看陈正泰的样子,似乎完好无损,活蹦乱跳的,那么不妨,索性为了息事宁人,小小的惩罚一下陈正泰,或者寻几个学堂的读书人出来,谁冒了头,收拾一番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那吴有静都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吗?

    若是自己不公允,难免被人所诟病。

    只怕朝中百官,还有那许多的秀才也不肯服气。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陈正泰开口就是喊冤,表示自己受了欺凌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……李世民皱眉起来,他心里知道,今日不能轻易息事宁人了,得拿出端正的态度,好好将今日的事,说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噢?卿家诉说了冤屈,这样说来,是这吴有静欺凌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陈正泰痛心疾首的道:“正是,学生遭受吴有静殴打,因而恳请恩师做主!”

    他说的振振有词,煞有介事,好似当真是如此一般。

    众臣听了,个个目瞪口呆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担架上的吴有静其实现在已经恢复了神志,不过他打定了主意,今日的事,非同小可。而陈正泰竟敢如此殴打自己,自己倘若还和他争辩,反而显得自己受伤并不严重,这个时候,最好的办法就是卖惨。

    索性在这个时候,躺在担架上,重伤不起的模样,如此一来,孰是孰非,便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这番话,吴有静怒急攻心,突然呕血,原本他还算平静,毕竟被打成了这个样子,所以需要安静的躺着,现在气血翻涌,整个人的身躯,便克制不住的开始抽搐,看着极为骇人。

    可陈正泰看也不看他一眼:“大学堂那么多的读书人,都可以作证,当时这吴有静面对学生,不但口出狂言,还自称自己认识什么虞世南,还认识什么豆卢宽,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当时许多人都亲耳听见,学生在想,难道此人认识高官显贵,就可以如此仗势欺人吗?”

    这朝班之中,虞世南和豆卢宽本是带着几分恼怒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的朋友,陈正泰却是将人打成这个样子,不说打狗还看主人,这样的行径,任何一个心怀正气的人,只怕都是看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,陈正泰直接将这事摆到了台面上说,却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这无论虞世南,还是豆卢宽,都以拥有极好的美德而为人称道,怎么好端端的,就成了放任吴有静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虞世南毕竟地位崇高,只是捋须,依旧还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豆卢宽就不一样了,他是礼部尚书,怎么能平白背这黑锅,立即道:“陛下,臣是认得吴有静的,可若是说他仗臣的势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打断他,振振有词道:“可他当时就是这般说的,他说豆卢相公乃是他的至交好友,对我口出威胁之词,当时许多人都听见了,难道这也是我陈正泰颠倒黑白吗?我自知自己年少,所以行事不够稳重,这一点是有的。可我陈正泰有何错,何时又伤天害理,如今却要遭人这样的记恨,这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这朝中的事,最怕的就是将关系摆到台面上说。

    豆卢宽忍不住矢口否认:“我虽与他为友,却从未教唆他在外仗势欺人,还请陛下明鉴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豆卢宽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己承认了吴有静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躺在担架上的吴有静,此刻觉得如鲠在喉,心里堵得慌,于是抽搐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无论如何,此人终究仗势欺人。不只如此,我还听闻,他在书铺里,打着讲学
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