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戚与共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粮食是比天还大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借着粮食问题对陈家发难的人,现在却不禁哑火。

    关外也能种粮,这就意味着……他们能自己养活自己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自己能养活自己,你还啰嗦什么?

    李世民似乎此刻重燃了信心,他甚至可以想象,一旦大唐可以在大漠立足,那么这广袤的土地上,便再难有胡人的容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朝会散去。

    陈正泰出宫,后头有人急急地追上来,边叫着:“陈詹事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驻足,回头一看,却见是房玄龄。

    房玄龄疾步上前,道:“陈詹事,吾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陈正泰的回答令房玄龄颇有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陈正泰却道:“反正没死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身躯颤了颤。

    没死……是啥意思……

    残了?半死?

    他心急火燎起来,忙道:“我先告辞,先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摇头:“就算回家,只怕也见不着遗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沐休已经结束了,大考在即,遗爱自然不能坏了大学堂的学规,所以他会暂时送去医馆里救治包扎一下,而后再入学,继续奋发读书,房公啊,遗爱大好年华,不可荒废啊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张口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突然发现,好像陈正泰的话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要考试了,好好读书,没毛病吧?

    只是心里不免还有一些担心,便忍不住道:“不会出事吧?”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感慨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房玄龄贵为宰相,可依旧还有父亲对儿子的情感!

    他见房玄龄忧心忡忡的样子,不由安慰他:“放心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,房玄龄心里很矛盾,陈正泰让房遗爱回学堂读书,他是很担心的。可细细一想,若是儿子浑身是伤的回府,自己家里那婆娘见了,定又要弄得阖家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房玄龄还是觉得儿子好好在学堂里呆着吧!

    心里叹了口气,他才道:“那么,倒是有劳陈詹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便道:“哪里的话,能为房公分忧,陈某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这话本是挺谦和的,可房玄龄听到这,眼皮子一跳,什么叫做分忧,怎么话里有话啊?

    这意思,莫非这陈正泰知道一点什么?所以他故意不让遗爱回家,是另有一层意思?

    一时间,房玄龄的心思复杂到了极点,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陈正泰见他尴尬,倒是识趣,便哈哈一笑,随即作揖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皮沟里,一群少年回到了学里,面上的暴戾不见了,这个年纪,打架其实是正常的,只是平时在学里压抑得狠了,现在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,一顿打下去,真是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大家才感觉到,同窗之间,竟在无形间,比以往更亲昵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家今日听了长孙冲和房遗爱挨了揍,一起动了手,真的许多人认识长孙冲和房遗爱吗?这却是未必的,固然有人和长孙冲亲近一些,也有人,不过略知他的名讳而已,只晓得有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为之去殴斗,几乎所有人的理由只是一个,那便是……他是二皮沟大学堂的人。

    今日大家可以为长孙冲和房遗爱报仇,他日……也会有人因为
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戚与共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