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举成名天下知
    古人的感情都很丰富。

    毕竟,后世是很难有情感波动的。

    在后世,人与人之前的联系,有太多的手段了,无论是微信还是电话,甚至还有视频和语音,更遑论还有高铁和飞机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人与人之间虽是变得越来越近了,却正因为近,能有更多的沟通,恰恰便少了珍惜感。

    而对于古人而言,一场离别,便意味着了无音讯,自此相忘于江湖。一次挥手,可能便是一辈子再难重逢。一纸书信看罢,也极有可能不知何年何月才可收到第二封。

    且人的寿命,往往短暂,于是偶尔互道一声珍重时,就不免要泪湿衣襟!

    因为珍重二字的背后,是极大概率的一场感冒便意味着死亡,一次意外自此天人相隔。

    此时,李义府的泪水流下来,是对于陈正泰知遇之恩的感激。

    正因为人与人之间相见和相识不易,是以这个时代的人,往往将相见与相识认同为缘分,因为有缘,是以相识,也是以熟络,最终被发掘了才华,最终得以有了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这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,所谓知遇之恩,乃是天大的恩情。

    李义府甚至常常会想,如若没有陈正泰,此时的自己,又会浪迹于何处呢?

    当初来了长安,若无恩师的庇护,或许此刻自己已冻毙于寒舍,亦或病死于客栈了吧,哪怕是运气不错,即便真能中试,成为一员小官,可又如何呢?

    今日之李义府,愈发的意识到,自己现在,已是他最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有许多的弟子,固然对他怨恨,却每每见着,也能毕恭毕敬的叫他一声先生。

    他乃寒门,可这大学堂却是自己的另一个归属,在这里,他既是别人的弟子,也是生员们的大家长,看着生员们一个个茁壮生长,令他心中油然而生的欣慰。

    他现如今衣食无忧,肩负着重任,日子过的好,并且过的有价值,这又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。

    在学里,他偶然病了,几个学兄弟也轮番来照应,那平日即使对他有怨恨的弟子们,也会纷纷来探视,对他是真诚的关切,这一桩桩,一件件的事,如水滴一般,积少成多,成为了涓涓的溪流,最终汇入汪洋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禁不住又哭又笑,又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郝处俊见他如此,也不禁触动,抿了抿嘴,眼眶微红着道:“我等在学中,理当竭尽全力才是。恩师这边,岂可受那吴有静之流羞辱呢?恩师于咱们有再造之恩,倘若当真受辱,你我何止是再无面目在此掌教,只怕也唯有以死谢罪了。”

    李义府颔首,眼眸中透着一抹坚定之色,道:“我给自己预备了白绫三尺,真到了那时候,便只好留书一封,与恩师生死别离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诸人,纷纷默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叔公等陈家耆老们纷纷开始运作,在历经了冗长繁琐的礼仪之后,宫中下旨,择定了婚期。

    大婚之期,选定在七月十九。

    显然这是一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陈正泰是最后一个得知自己要在那天做新郎的,一时之间,竟是心里感触万千!

    遂安公主,他固是喜欢的,人家好好一个金枝玉叶,勾搭了人家这么久,若是不娶,那就真猪狗不如了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真要开始成家立业,心里却是乱成了麻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已慢慢的融入进了这个世界。代入了古人,渐渐与古人有了同样的情感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所以他深知这时代的婚姻和后世的是全然不同的,这个时代的男子,一旦成婚,就意味着接下来要造许多的人,繁衍就意味着要创建家业,要庇护子嗣后代,要真正的承担整个家族的荣辱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便要向从前那个无所顾忌的少年郎挥手作别,成为真正的男子!

    从此之后,许多人都将依靠着自己。

    此谓担当。

    见陈正泰沉默,三叔公忍不住道:“怎么,正泰你不喜吗?这是天大的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喜。”陈正泰道:“只是心情有些复杂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捋须,不禁摇头苦笑:“正泰,老夫一眼看你,就晓得你不是凡人,今日你这般样子,果然如老夫所说的一模一样。若是别人,早就高兴得不知东南西北了,也唯有你,依旧还能保有大将之风,不愧为我陈氏之虎啊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三叔公还是那个三叔公啊!

 
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举成名天下知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