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
    李世民是不轻易发怒的,而现在……只是觉得这吴有静很可笑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这可笑的背后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细细去想,不禁让人生出寒意。

    什么是士?

    谁才是士?

    再延伸下去,谁能掌握了士人名分的冠名权。

    这背后,看上去可能是书生之见,是口舌之争!

    可实际上,却是什么?

    是利益!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利益,这利益掩盖在那堂而皇之的浮华表面之下。

    而利益的争夺,是绝不可能是微风细雨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从不相信这一点,他相信任何的利益夺取,都是要死人的,是白骨露野,也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毫无例外!

    李世民笑了:“若中试,则为士,不中,连科举都不能中者,如何能称之为士呢?”

    他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番话,似有警告。

    仿佛是在说,什么是真正的士,没有衡量的标准,最初的时候,士是贵族,是血统;此后,士不一样了,随着贵族的衰弱,新的士登上了舞台,在察举制和九品中正制的保障之下,士的标准就成了郡望,成了阀阅。

    而如今,规则在变,到了朕的这里,就成了科举。

    在朕的规则之下,固然是随便你们怎么折腾,可一旦敢破坏朕的规则,抢夺朕对士人名分的冠名权,那么朕能戮兄杀弟,自然也能诛灭你们这些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朕说了算!

    李世民这话,是含笑着说出来的,语调并不高,可群臣听罢,已有不少人觉得森然了!

    因为陛下已经划下了一条红线,逾越者,死!

    吴有静并不愚蠢,他听到了李世民的这番话,并不敢顶撞,口里道:“草民也是这个意思,此次无数的秀才奋发苦读,便是希望能够中试。上一次,陛下开了州试,取了不少秀才。可在天下人看来,秀才们良莠不齐,其中也有不少滥竽充数的……而此次乡试,主考官虞世南大学士,出了一道难题,此题对于许多秀才而言,可谓难如登天。正好可借此,将那些学识不足的人拒之门外,这实为朝廷之幸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倒是正常了,李世民的脸色这才微微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方才他还以为这吴有静还敢继续胡言乱语呢!若再敢胡言乱语,他李世民也不打算客气了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这家伙就立即转了风向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吴有静口里说有不少秀才是滥竽充数,想来也是意有所指啊。

    而这种人最令人生厌的是,别人说话,都会说我认为如何,我以为如何。可他们呢,动辄就是天下人如何如何的。

    朕即天下,你又算老几?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李世民内心的想法而已,只是表面上,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,日头已渐渐要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此次皇帝在此设宴,自不是干坐,宦官们已取了酒水和菜肴上来。

    大唐的酒宴,无论是皇家,还是寻常百姓,都差不多,没有酒可不成!

    当然,酒水大多以纯度较低的黄酒为主。

    众人畅饮,一面各自闲聊,并没有后世那般过于森严的礼仪规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在另一头,已有许多人抵达了贡院之外。

    邓健等人也早已在先生们的带领之下到了。

    二皮沟学堂的人人数众多,足足有一百多人,这般浩浩荡荡的来,顿时又闹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人们有的叫骂,有的呵斥,不过……但凡是大学堂的生员们抵达,大家还是自动地让出了一条道路来,不敢轻易造次。

    叫骂的人,往往离得比较远,而离得近的人,便闷着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邓健和长孙冲还有房遗爱人等到了贡院外头,一个个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说是不激动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既关系到了师尊的名誉,还关系着自己的前程!

    现如今关于大考的流言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在答案揭晓之前,谁也不知自己数年的辛苦,有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另一边,却有一人徐步而来,他带着几个仆从,而仆从们显然怕这位公子有失,所以小心的在旁保护着。
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