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读书高
    李世民当日挺高兴,虽然他是天子,不可能去陈家喝喜酒,可想着了了一桩心事,倒是颇为得意。李世民不过三十岁出头一些而已,这是他第一个嫁出去的女儿,何况下嫁的人,也令自己满意。

    因而,宫里张灯结彩,也热闹了一阵,实在乏了,便也睡了下去。

    到了夜半。

    寝殿外却传来匆匆又细碎的脚步,脚步匆匆,彼此交错,紧接着,似乎寝殿外的人鼓足了勇气,咳嗽之后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李世民带着怒意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很快,他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宫里一地鸡毛。

    这一夜很长。

    太子被召了去,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遂安公主连夜送上了花车,匆匆往陈家送了去。

    一辆寻常的车马,彻夜赶回了宫中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了长乐公主,气的跺脚,长乐公主只是伏地请罪。

    李世民暴怒,口里痛斥一番,而后实在又气不过了,便又揪着李承乾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两顿好打之后,李承乾乖乖跪了一夜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也早已惊动了,吓得面如土色,连夜询问了知情的人。

    那张千魂不附体的模样:“真正知情的人除了几位殿下,便是陈驸马与他的三叔公……”

    他故意将三叔公三个字,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陈正泰是驸马,这事儿,真怪不到他的头上,只能说……一次美丽的‘误会’,张千要询问的是,是不是将他三叔公灭口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此刻想杀人,只是没想好要杀谁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夜之后,一切又归于平静,至少表面上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像是疾风骤雨之后,虽是风吹落叶,一片狼藉,却迅速的有人连夜清扫,次日曙光初露,世界便又恢复了宁静,人们不会记忆起夜里的风雨,只抬头见了艳阳,这阳光普照之下,什么都遗忘了干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叔公在遂安公主连夜送来之后,已没心思去抓闹洞房的混蛋了。

    都到了后半夜,整个人困乏的不行,念念叨叨的骂了几句,骂了礼部,骂了宦官,本还想骂几句太子,可这话到了嘴边,缩了回去,又回头骂礼部,骂了宦官。

    骂完了,实在太累,便又遥想当年,自己也曾是精力旺盛的,于是又唏嘘,感慨年华逝去,而今留下的不过是垂垂老矣的身体和一些回忆的碎片罢了,这么一想,而后又操心起来,不晓得正泰洞房如何,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  遂安公主一脸窘迫。

    当夜在陈家睡了,她竟决口不提昨夜发生的事,似没有发生,次日一早起来,公主陪嫁的宦官和宫娥便进来给她梳妆打扮,却又见驸马未起,又避了出去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一切总还算顺利,只是多了一些惊吓罢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起来的时候,遂安公主已起了,妆台上是一沓簿子,都是账目,她低头看的极认真。

    虽是新作了人妇,自此之后,便是陈家的女主人,当初跟着陈正泰,已大抵学会了一些经营和经济之道了,现如今,遂安公主的陪嫁和财产,再加上陈氏的财产合在一起,已是十分可观,在大唐,女主人是肩负一些财产保管的职责,来之前,母妃已经嘱咐过,要帮着打理家产。

    到了正午的时候,李承乾便一瘸一拐的来了,如无事
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读书高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