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五十八章:长安风云
    明堂中的老者似乎又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这明堂之中似乎开始念诵起了佛经。

    这足以让天下震动的消息,似乎没有令老者的心情稍加一丁点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站在外头的侍者,却似乎已经清楚怎么做了,而后,他的影子在名堂的窗格上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秋日的长安城,北风呼呼,卷起了尘土,令树上的枯黄叶子落地,却又将它们扬起,这生命怒放之后的枯黄叶子,而今已是死去,可它的残尸,却依旧任风摆布,它们时起时落,最终跌入某个阴沟或是街坊的缝隙里,任由腐败,化入泥中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的士子们聚集,他们除了读书,预备着即将而来的考试,同时也免不得要呼朋唤友,偶尔踏青游玩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来的学子,总是通过彼此的闲谈,来增长自己的阅历和见识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读书人并不只是比别人读的书更多,他们的阅历,也是无人可比的,朝廷不得不重用读书人,任他们官职,给他们高官厚禄,并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的天下,寻常的百姓,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十里地,他们的见识里,最多的可能就是某一处集市了。他们更无法与外乡人进行太多的交流,而交流本身就是见识的来源,他们和他们身边的人,所看到的都是十里地之内的事,知晓的也大抵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读书人不同,世族子弟,亲朋好友遍布天下,他们通过书信,通过游历,通过考试,往往有游览过名川大山的经验,他们甚至与天下各州的人交流!

    河南道的人,知道原来岭南有一种东西,叫做荔枝。来自蜀中的人,通过交流,原来晓得大海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平安坊里,这籍贯不同的读书人们聚集的最多的所在,突然,一匹快马风驰电掣一般的奔过,竟是险些撞伤了一个货郎,街边一个半大的孩子,本是躲在靠近小河的青苔石上玩着泥,突然一股劲风呼呼而过,孩子吓得脸色煞白,他还未回过味来,那快马已是扬尘而去了。

    沿街的酒楼里,不禁有许多人伸出头来谩骂。

    可随即,银台的官吏已是吓的脸色霎时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最新的急报,吓得竟是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因为很快,整个长安就都已经开始传出了一个可怕的消息。

    陛下没有在宫中,而是出了关,可怕的是,突厥人突然反叛,上万的突厥铁骑,已将陛下死死围住,陛下手上不过百余禁卫,只怕此时,已是生死难料了。

    李承乾随即被寻了来。

    他虽为监国太子,可实际上,主要负责国家运转的,还是房玄龄和杜如晦等人。

    何况此次陛下乃是私巡,根本就没有下旨令李承乾监国。

    可作为太子,东宫的属官当机立断,其中以马周等人为主,立即请求太子即刻入宫。

    李承乾整个心都是如乱麻一般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是刚刚才知道父皇居然跑了。

    然后第二个念头是,父皇和陈正泰一起溜去了大漠,居然没有叫上他。

    第三个念头,才开始觉得茫然又悲痛,父皇和陈正泰……没了?

    他终究还只是个少年,是别人的儿子,也是别人的朋友,从前与兄弟的别扭,更多是身边人的反复挑拨,而如今……不禁眼眶红了,一时之间,哭不出来,便只好听马周等人的摆布,马周请他上车,他浑浑噩噩的上了车,令他立即去中书省,先见房玄龄,并且要以太子的名义,传唤长孙无忌这些皇亲国戚,还有程咬金、秦琼这些当初的秦王府旧将。

    在确定了这些人的态度之后,也当立即入宫,去拜见他的母后。

    马周此刻也沉浸在悲痛之中,可是他很清楚,这个时候,绝不是不管不顾,肆意悲痛的时候。

    恩主生死难料,可是陈家还在,陈家的主母遂安公主也还尚在,越是此时,越要防范可能出现的意外!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政治头脑,都能想到,皇帝突然没了,势必会有无数的野心家开始滋生出野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不断地告诫自己定要冷
第三百五十八章:长安风云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