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
    裴寂确实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谋划了这么久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李二郎居然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,一切成空,仿佛什么都变得没有了意义。

    此前还在唇枪舌剑之人,此刻已是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世民,这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,一万多的突厥人,若只是九死一生地逃出来,倒还罢了。可听陛下的口气,突厥人已经完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顾盼自雄,一步步走上殿,在所有人的错愕之中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他没有理会那裴寂,甚至其余人也没有多看一眼,而是上了金銮殿之后,李承乾已意识到了什么,忙是从小座上站起,朝李世民行礼:“儿臣见过父皇,父皇能够平安归来,儿臣喜不自胜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只朝他颔首,李承乾于是再不敢坐下了,而是俯首帖耳地躬身站在一旁,哪怕是他这个年纪,其实还处在叛逆的时候,现在见了自己的父皇,也如见了鬼似的。

    李渊老脸上只剩下惨然和说不尽的尴尬。

    他瘫坐在小座上,其实此时他的心里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想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或者……索性舍下老脸来赔个笑。

    可其实当看到李世民的时候,他整个人已经僵直了,即使嘴巴微微动了动,可他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到了李渊面前,却是站定,深深凝视着李渊。

    李渊看着这张笑脸,却似乎感受到了无穷杀意一般,他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越是到了他这个年龄的人,越是怕死,于是恐惧蔓延和遍布了他的全身,侵袭他的四肢百骸,他发现自己的身子更是动弹不得了,他干瘪的嘴唇蠕动着,极想开口说一点什么,可在李世民骇人的目光之下,他竟发现,面对着自己的儿子,自己连抬头和他直视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是开口:“父皇无恙吧。”

    这简短的五个字,带着让人平静的气息,可李渊内心却是波涛汹涌,老半天,他才期期艾艾地道:“二郎……二郎回来了啊,朕……朕……”

    他巍巍颤颤地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以往他要站起来的时候,身边的常侍宦官总会上前,搀扶他一把,可那宦官其实早已趴在地上,浑身颤抖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渊站起来时,几乎打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好在,一个臂膀接住了他,却是李世民将他搀扶住,李渊条件反射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朝他微笑道:“朕在草原中,遇到了些许的危险,倒是让父皇担心了,如今总算祖宗在天有灵,使朕平安而返,父皇年纪如此老迈,却还在此为朕分忧,实在是朕万死之罪。”

    说罢,要朝李渊行礼。

    李渊吓得脸色惨然,此时忙是拦住李世民:“二郎归政,这是普天同庆的好事,朕老眼昏花,在此如坐针毡,日夜盼着皇帝回来,现如今,二郎既然回来,那么朕这便回大安宫,朕无日不想回大安宫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谁也不理会,巍巍颤颤地下了金銮殿,在常侍宦官的陪同之下,抬腿便走,一刻也不肯停留。

    李世民面带微笑,看着李渊的背影,不过显然,他没有太将李渊放在心上,随即落座,左右顾盼,见群臣或换新,或是面如死灰的勉强挤出了笑容,李世民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喜极而泣的李承乾,其实他不必去细问,长安城里的局势,他就已略有一些了解了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殿中这些人,无论是聪明绝顶也好,还是有着四世三公的家世也罢,其实某种程度,都是没有威胁的人,因为只要自己还活着,他们便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了他们一眼,便淡淡说道道:“朕听说,此前,太上皇下了一道诏书,可是有的吗?”

    诏书……

    瘫坐在殿中的裴寂听到,如遭雷击,其实他意识到,这份自己拟定的诏书,便是自己的罪证。

    房玄龄定了定神,便郑重地说道:“陛下,确有其事。”
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