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难测
    好在陈爱芝不愿去挖煤,陈正泰说啥,他倒是很顺从。

    现在陈家的产业太大了,上千的陈氏子弟,上头又有家法在,若是陈正泰对你印象好,说不准就让你负责某个大产业,随随便便,一年几十万贯的钱财自你的手里流出,身边无数人巴结着,下头上万的匠人,指挥着方方面面的事,那可真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可若是犯了错,说不准就送去了鄠县,每日灰头土脸,拿着可怜的一点工钱,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陈家上下,现在没一个敢对陈正泰提出质疑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人家心念一动,便可改变你的一生,而在这个时代,家族的血脉关系,是根本无法脱离的,一旦离开家族,就意味着你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和其他的助教相比,人家大不了这里干的不痛快,挂冠而去便是了,可陈爱芝却无路可去,因而他用心的听着陈正泰的交代,一刻也不敢放松。

    他心里大抵知道,家主肯定是有什么事想干,可到底想干什么,陈爱芝不愿去多想,只想着将事情办好即可。

    陈正泰交代完了,而后一笑,起身道:“天色不早啦,这些日子,就用你来牵头吧,将这三百人好好的培训一番,到时我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正泰很干脆的就直接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陈家的新宅占地不小,位置在二皮沟的繁华地段,回了自己的小宅院,遂安公主早已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许多日子不见,当夜辛苦了一番,到了次日,陈正泰便兴冲冲的开始让三叔公去做市场的调查了。

    马上要过年了,整个长安城最近格外的热闹,正因为热闹,所以市面上也显得繁荣,尤其是陛下平安归来,使得许多人暗暗松了口气,原本以为即将到来的一场变乱已消失于无形。

    对于天下百姓而言,其实谁做天子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大家只希望天下太平罢了。

    三叔公也趁着年节即将到来,开始至长安拜访各家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三叔公是感触良多的。

    想当初的时候,三叔公也是要在这个时间点四处拜访的,只是那时候的陈家微弱,送了门贴到各家去,对方大多是派一个家中不太重要的耆老出来,彼此说几句话,而后便散了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哪怕陈正泰在朝中得罪了许多人,可但凡出门拜访,人家一见到门贴,家里的几个核心嫡系子弟便要亲到中门来迎接,更少不了备下美酒佳肴,非要留着夜宴之后方才肯让人走。

    哪怕是平日里关系较为紧张的一些人家,这该尽的礼数,却还是要尽的。

    三叔公最擅长的,便是这些迎来往送的事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,还真弄不清楚的阀阅的事,这长安城中的世族,是怎么起来的,此后出现过什么人物,先祖们和陈家的先祖又曾有过什么渊源,亦或者是否曾有过姻亲的关系,这住在长安大大小小的数百世族,彼此之间藕断丝连,这些错综复杂的事,还真不容易讲清楚。

    也只有三叔公这种活化石,才能对此了如指掌了。

    快到年关的时候,他兴冲冲的跑来寻陈正泰,直接就道:“你安排老夫问的事,老夫还真打听清楚了,这各家的世族,还有一些巨贾,确实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,就说前一些日子,徐州发生的事,现在大抵,各家人心里都有数了,老夫故意试探了他们一下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叹了口气道:“这么多家族和巨贾,人人都暗中鼓捣这个,倒是煞费了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了,现在消息不只值钱,还要命哪。”三叔公咳嗽一声,继续道:“就说草原里发生的事吧,若是当初那裴寂提早得知消息,何至到这个地步?现在被罢黜了官爵,据闻可能又要流放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为裴寂默哀,好歹也是拜过相的人,若是此前的一次流放,还只是李世民对他的敲打,可这一次流放,就纯粹是作死了!

    敲打的时候,收拾一下,很快还会官复原职,而作死的话,只怕这辈子就再也回不来了!

    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裴公,要在某个山嘎达里蹲着玩泥巴,陈正泰便觉得……挺爽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陈正泰脸上只淡淡应了一声,
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难测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