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笼
    陈家送来的钱粮是足够的,因为资金充裕,又有足够的精良匠人协助,所以这船造的很快。

    造船最难的一部分,恰恰是船料,若是事先没有准备,想要造出一支可用的船队,没有七八年的功夫,是绝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隋炀帝简直就是娄师德的大恩人哪!

    另一边在造船,这边自是招募当地的壮丁进入水寨了。

    娄师德决心亲自来操练这些壮丁。

    而今,可供操练的舰船并不多,不过数艘而已,于是索性让壮丁们轮番出海,其余时候,则在水寨中操练。

    这些壮丁,大多都是当初罹难的船员亲族。

    一方面,优先招募他们,另一方面,待遇丰厚,进了营来,成日大吃大喝,陈家别的不擅长,可是陈家的米却是很养人的。

    但凡是应募的,或多或少心里怀揣着仇恨,本是想着熬一阵子苦,为自己的亲族报仇,可哪里想到,进了营,猪肉和羊肉管够,除了操练辛苦,其他的统统都有。

    原本水寨想要装配火器。

    只是这笨重巨大的火炮上不了船,至少现在的技术做不到,后座力太大了,只怕还未将对方的舰船轰烂,自己就已千疮百孔,便是火枪也不便利!

    一方面是海上颠簸,一旦发射火枪,几乎毫无准头,另一方面? 也是火药容易受潮的缘故? 若是出海几天,还可以勉强支撑? 可若是出海三五个月? 什么防潮的东西都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因而,只能以冷兵器为主? 所有人刀枪剑戟管够,配备弓弩? 尤其是连弩? 直接从长安运来了一千副。

    娄师德接受了沉重的教训之后,现在脑海里想着的都是高句丽的舰船,想着他们的优势和短处,一连三个多月时间? 第一批的舰船已成型了? 上千个匠人日夜忙碌,工期很快。

    不等娄师德兴冲冲的登上新舰,另一边,自己的兄弟娄师贤匆匆而来,边道:“兄长? 刺史有请。”

    刺史……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刺史,娄师德就心思复杂? 当初他才是刺史呢,若不是论罪? 怎么可能被贬官?

    而这新任的刺史,乃是朝中百官们公推出来的? 叫崔岩!

    崔岩出自清河崔氏? 他的父祖都曾任高官? 入朝之后,官声自然很好!

    当然……这个官声……是颇有水分的,在这个以家世论长短的时代,崔家和绝大多数世族有姻亲,本身就是天下有数的大世族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无论是朝中还是地方的州县,谁敢说一句这崔家的郎君官声不好来着?

    如所有大世族的子弟一样,崔岩为官之后,一直受到提携和同侪们的帮助,历任了御史,此后放为吉州刺史,总而言之,这一路都有功劳,美誉甚多,被人称之为虎臣。

    崔家的这位老虎,不,虎臣到任扬州之后,迅速地得到了江南世族和官员们的拥戴,许多新政,也慢慢开始推行缓慢下来,他整治了市场,同时捉拿了不少奸商,立即得到了不错的风评。

    至于扬州的新政,自然也因为娄师德的贬官而人亡政息,毕竟……新政这东西,本就是敢为天下先,只有娄师德这等没有了退路,闷着头往前冲的人方才可能见效!

    但凡是换做是其他人来,就算是有心,也是无力!

    何况,人家压根就没有这个心呢?

    这位刺史自然对娄师德没有什么好眼色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却不知今日突然传唤,却是何故。

    娄师德乃是扬州水路校尉,理论上而言,是刺史的属官,自然不能怠慢,于是匆匆赶至刺史府。

    只是到达的时候,崔刺史正在见几个重要的宾客,他乃属官,只好老实地在廊下等候。

    这一等便是一个半时辰,站在廊下动弹不得,这般僵站着,即便是娄师德这样身强体壮的人,也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见那崔岩与几个衣冠齐楚之人一道有说有笑的出来,这崔岩送这些人到了中门,而后这些人各自坐车,扬长而去。崔岩方才返回了里厅,差役才请娄师德进去。

  &
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笼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