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当如是也
    几十个差役绑在了木桩子上。

    身子被剥光了。

    口里塞着不知多少年的缠脚布。

    这缠脚布的腥臭令人作呕,可是隔夜饭要翻涌上来,口又堵得严严实实的,这等滋味,真比死了还难受。

    水寨上下,已是开始行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娄师德命人取了一箱欠条出来,这欠条,本是为后续造船的开支备着的。

    现如今,就这般堆放在水寨诸人面前!

    他目露凶光,按着腰间的刀柄,沉声道:“可知这钱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水手们一个个围拢,鸦雀无声,平日里娄师德是个挺好相处的人,待人和气,可今日这杀气腾腾的样子,仿佛一下子换了一个人,恰恰是这等老实模样的人突然这般,才让人生畏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父兄们死在了高句丽和百济人的手里,某的恩公,也就是驸马陈公子,命人送来的,他拿这些钱,教我们造船,让我们操练,扬州水寨从拔地而起的那一日,只有一个念头,它不是用来防卫近海,不是抓捕水贼,它存在这个世上,只有一条,就是报仇雪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在汪洋里,四面无依无靠,一群良人坐在船上,熬了三五月,原本只是想要出巡,只想着早日到达目的,而后平安回程的心思嘛?我告诉你们,当初……你们的父兄,就是这个心思。他们曾多么想平安回到陆地啊,他们出海? 是为了一家人的生计? 只为了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,所以他们忍耐着? 可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结果他们遭遇了伏击? 四处都是舰船,将他们团团围住? 他们发出箭矢,他们用舰船撞击? 在那怒涛里? 你们可知道那等绝望吗?你们的耳畔一定三不五时曾听到那绝望的呼喊,一定会想到那走投无路时的绝望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离乡贱,何况还是客死异乡呢?他们的尸骸落入了海里,那海里多么的幽冷哪!时至今日? 有差人来寻本官? 他们奉的乃是按察使和刺史的命令,他们不希望本官去报仇,在他们的心里,本官和你们在水寨中做的这些,只是无事生非? 那么我来问你们,我们今日所为? 难道真没有任何作用吗?我们的愤怒,我们的仇恨? 难道没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水手中的许多人噙着泪,这满腔的仇恨? 别人可以忘记? 甚至这国家的耻辱? 别人照旧也可以淡忘,依旧还可以歌舞升平,尚可以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永远忘不掉,这非但只是国仇,还有家恨啊!

    那些死在海里的人,可能对有的人而言,不过是牺牲掉的一个个数字。

    可对于他们而言,这是一个个活生生,有血有肉,曾有过欢笑,也曾落过泪,是有过情感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,娄师德狞笑着道:“我不甘,那些因我而死去的人,我要为他们报仇雪耻。天子和陈公子的重托,我也绝不会辜负。我娄师德才不管别人怎样去想,他们如何去看,我只一件事,非要做不可。那些令我获罪的高句丽和百济人,那些伤害你们父兄的凶徒,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,便是天涯海角,我也绝不会放过他们。都随老子上船,现在起,我们扬起帆来,我们循着当初你们父兄们走过的航线,我们再走一遍,我们寻觅那些凶徒,不斩贼酋,也绝不回来。我们若是身体露在陆地上,只有两种可能,要嘛,是我们的尸骸被海水冲上了沙滩,要嘛,我等立不世功业,凯旋而归!”

    “登船,登船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队嘶声揭底的大吼起来,他们踩着牛皮靴子,手中提着马鞭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无须鞭子挥动,水手们便已蜂拥登船。

    一个个船帆扬起,娄师德带着自己的兄弟娄师贤一道上了主舰!

    这零零散散的十四艘舰船,造型古怪,与寻常的舰船截然不同,可此时……真正检验舰船的优劣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娄师德胸膛起伏,回头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,道:“你不该跟着来的,此前你就该去长安,我们娄家总要留一个血脉。陈公子会保护好你,不必跟
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当如是也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