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达天听
    对于娄师德而言,陈正泰对自己,可真是恩重如山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他内心深处,才极迫切的希望立即回长安去。

    唯有到了长安,亲自面见陈正泰,方才令他心里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他已顾不得一宿未睡了,真觉得此时此刻精神奕奕,他朝这张业认真吩咐道:“这些宝货,暂时封存于县中,既然已经点验,想来也不敢有人上下其手,本官今夜便要走,这里的俘虏有三千余人,多为百济的禁卫,以及文武诸官,以及百济国的宗室,你派人好生看守着,不要有失。至于这百济王,却需让我带去,若没有这个家伙,如何证明我的清白呢?我带几个人,押着他去便是。噢,那扶余威刚呢?”

    这话刚落下,扶余威刚立即从火把照耀后的阴影之下钻了出来,殷勤的道:“娄校尉有何吩咐?下臣甘愿赴汤蹈火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宗室贵族,汉话还是会说的,只是口音有些怪而已,不过为了防范娄师德听不真切,所以扶余威刚很贴心的故意放慢了语速。

    娄师德只瞥了他一眼,下巴微微昂着:“你也随我去,到了长安,给我如实奏报,我实话和你说,到了这长安,你说了什么,将关系着你的生死荣辱,倘若说错了一句话,或是自作聪明,小心到时候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扶余威刚心里长松了口气,他就怕娄师德不带他去呢,只要他去了? 当真能面见大唐天子? 根据他多年的经验,越是高高在上的人? 越是宽厚? 只要自己表现妥当,不但能留下性命? 说不定……还能得到某种优待。

    是以,他忙是认真的点头道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回答得简洁有力? 没有拖泥带水? 这个时候越啰嗦,越会给人一种不可靠的印象。

    而后,娄师德等人便纷纷骑上马,那百济王则用四轮马车关押着? 人塞进去? 外头锁死,前头是两匹马拉着。

    用娄师德的话来说,使劲的跑就是了,沿着官道,就算是颠簸也没有事? 只要马车里的人没有死就成。

    天未亮,娄师德便已出发? 带着一行人,日夜兼程的朝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? 淮南按察使张文艳与扬州刺史崔岩入了长安。

    这一路,崔岩倒还算镇定? 他是背靠大树好乘凉? 毕竟出自清河崔氏? 底气足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皇帝召二人进入长安,显然还是对于娄师德的案子把握不定,所以才将人送到殿前来质问。

    可崔岩似乎并不担心,这天下……多少清河崔氏的门生故吏啊,大家众口铄金,又害怕什么呢?

    可张文艳显然就不同了,张文艳的官职虽比崔岩要大,可毕竟出身相比于崔岩,却是差了许多,故而一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到了长安,先行至礼部点卯,而后暂时在长安安顿,随即张文艳就去寻崔岩问策:“崔刺史,陛下将我等召来,十之八九,是陈驸马一直在为娄师德辩解的缘故,这陈驸马乃是陛下的宠臣,又是皇亲国戚,地位非凡,到时……若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害怕。”崔岩不以为然地道,他已经和崔家的人商议过了,其实崔家上下对于此案,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这对崔家而言,毕竟只是一件小事,一个校尉而已,何须如此大动干戈呢?

    这也让崔岩此时更为镇定,他微笑的看着张文艳,心里其实是颇有几分看不起的,觉得这家伙如热锅蚂蚁的样子,实在显得滑稽。

    只是崔岩还是担心这张文艳到了御前会失仪,到时被人揪住把柄,便镇定自若地道:“那娄师德,十之八九已死了,就算没有死,他也不敢回来。现在死无对证,可谓是众口铄金。他反没有反,还不是你我说了算?那陈驸马再怎样和娄师德沆瀣一气,可他没有办法推翻这么多的证据,还能如何?我大唐乃是讲王法的地方,陛下也绝不会由的他胡来的。所以你放一万个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文艳听罢,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,口里道: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只是……”崔岩笑吟吟的看了张文艳一眼,泰
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达天听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