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章:铁证如山
    小宦官战战兢兢的将奏疏送至张千的面前。

    张千倒是有些急了,接过了奏疏,打开定睛一看,而后……面色却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张千一直不敢发表任何的意见,就是因为,他知道娄师德叛逃之事,极为的敏感。此事关系重大,何况背后牵涉也是不小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了这份奏疏,张千的表情有震惊,却也有一种大局已定的轻松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至少胜负已分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麻烦的事,不是你到底站哪,而是一件事悬而不决。

    张千随即带着奏疏,匆匆进殿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崔岩还在口若悬河。

    此时听崔岩振振有词的道:“就算没有这些真凭实据,陛下……倘若娄师德不是叛逆,那么为何迄今已有半年之久,娄师德所率水师,到底去了何处?为何至今仍没音讯?扬州水师,隶属于大唐,扬州水路校尉,亦是我大唐的命官,没有任何奏报,也没有任何的请示,出了海,便没有了音讯,敢问陛下,这样的人………到底是什么居心?想来,这已经不言自明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朝廷对于娄师德,甚为厚爱,如此明显的反迹,却是不闻不问,臣忝为扬州刺史,所上的奏疏和弹劾,朝廷不去相信,反而相信一个戴罪之臣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话? 可谓是入情入理? 倒是颇有几分委屈万千的样子。

    罪状都已经一一陈列出来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

    那张文艳听到此处? 也觉得有了信心? 心里便有底气了,于是忙帮腔道:“国有国法? 家有家规,依唐律? 娄师德可谓是罪恶昭彰? 陛下应立即发旨,申明他的罪状,以儆效尤。如若不然,人人效仿娄师德? 这朝纲和社稷也就荡然无存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这里? 不禁皱眉,其实……他早料到了这个结果,之所以对这件事一直悬而不决,还是因为他总觉得,陈正泰应该还有什么话说? 于是他看向陈正泰:“陈卿怎么看?”

    大家的注意力,便全落到了陈正泰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正泰则面沉如水? 站了出来:“陛下,儿臣始终相信娄师德绝不会反? 他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只要他在海外? 一息尚存? 终有回来的一日? 到时,一切也就可水落石出,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群臣莞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陈正泰护犊子的心态,倒是有些过头了,这毕竟是叛逆大罪。

    只是陈正泰的反驳,略显无力。

    崔岩已知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他便借故哈哈大笑道:“陈驸马,此言差矣,若等那叛贼回心转意,却还不知什么时候,难道要等一年,还是十年?陈驸马一直为娄师德说话,难道……是与这叛贼,有什么勾结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崔岩实在大胆,直接胆大包天到,给陈正泰冠上了一个勾结叛逆的罪名。

    不过细细想来,以崔岩的家世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而且他这敢言的形象,说不定,还可得到朝中不少人的赞许。

    陈正泰的脸色也变了,他没想到崔岩居然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李世民脸色露出了怒容。

    只是李世民还未出口,这崔岩心里正得意,其实这才是他的杀手锏呢!

    谁为叛逆说话,谁就是叛逆,这个大义的招牌亮出来,倒是要看看,谁要勾结叛贼!

    至于会得罪陈正泰?

    事实上,从他收拾娄师德起,就压根没有在意过得罪陈正泰的后果,孟津陈氏而已,虽然现在声名鹊起,可是清河崔氏以及博陵崔氏都是天下一等的世族,全天下郡姓中位居首列的五姓七家中,崔姓占了两家,哪怕是李世民要求修订《氏族志》时,依习惯扔把崔氏列为第一大姓,便是皇族李氏,也只能排在第三,可见崔氏的根基之厚,已到了可以无视皇权的地步。

    历史上,哪怕
第四百章:铁证如山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