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击
    陈正泰已不想理会三叔公了。

    马车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陈正泰下车,娄师德等人一直骑马跟在马车后头,护卫左右,这里人太多,以至于陈正泰的护卫加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安全很重要。

    倘若有哪一个不开眼的家伙突然偷袭,后果是不可设想的。

    这平安坊的位置,设置了一个高台,雍州长史不得已,亲自带着许多差役在此分隔开围看的人群。

    只是人流依旧还是乱哄哄的,两遍的酒肆里,窗门全部推开,露出无数的脑袋。

    甚至附近的树上,也挂满了人。

    陈正泰看这景象,不禁感慨新闻报现在出息了,任何一个头版,引发的效果都是轰动性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今日头版的消息本就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所以新闻报的人早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决定深入采访。

    陈爱芝亲自带着一群采编新闻的家伙,穿梭在人群中,一看到陈正泰抵达,他忙是带着记事板,提着炭笔,一面亮出自己的腰牌,朝那拦人的差役道:“让开,让开,我是新闻报的,新闻报的。”

    差役便错了一下身,将他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即,陈爱芝到了陈正泰的面前,气喘吁吁地道:“不知韩国公怎么看待此次比武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觉得啰嗦,想将这混账一脚踹开,打架呢,能不能不添乱?

    不过想到新闻报好像是陈家的产业,便还是耐着性子,露出微笑:“遣唐使远道而来,我大唐与倭国一衣带水,世代友好,今日比武,纯粹切磋,名为比斗,实则却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爱芝急了? 炭笔没在记事板上记录? 朝陈正泰眨眨眼,道:“韩国公? 有没有劲爆一点的?”

    新闻报现在正在冲销量? 明日的报纸若是能登载今日比武的消息,肯定能卖爆。

    当然? 一切的前提是,得有看点。

    陈正泰瞪他一眼:“什么比较劲爆?要不就说我陈正泰要打爆倭人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陈爱芝眼睛一亮:“对? 对? 就是这个。”他认真的将这句话记下。

    陈正泰嘱咐他:“不要说是我说的,我好歹也是钦赐国公,不要有碍观瞻。”

    陈爱芝道:“这个好办,就说据韩国公身边知情者叙述? 韩国公疑似要打爆倭人狗头。这样可好?到时若有人问起? 国公可以矢口否认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颔首:“就这个,定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刚说完,后头的薛仁贵一把揪住陈爱芝:“别走,别走,采访我? 采访我。”

    陈爱芝一脸尴尬,求助似的看向陈正泰? 陈正泰已将脸别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爱芝只好道:“好,好? 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薛仁贵便滔滔不绝的道:“我叫薛礼,字薛仁贵? 呀? 你怎么不记呀? 快记,快记,薛是春秋时薛国的薛,礼是礼法的礼,仁乃仁义之人,贵是贵重的贵,别写错了。对对,就是这样写的,我自幼就学武艺,六岁便能使枪棒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陈正泰已在一个礼官的指引下,与那遣唐使会合了。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等三人干笑,和陈正泰相互行了礼。

    这犬上三田耜还未说话。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此时这陈爱芝才好不容易从薛仁贵的魔爪中挣脱出来,挥汗如雨,小跑着来。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这是新闻报的编撰,你有什么话,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爱芝笑道:“无妨,无妨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便道:“大唐乃是礼仪之邦,我慕名来此,便是要学习大唐的礼仪教化。”

    陈爱芝于是在记事板上写:“倭国遣唐使言:倭国崇尚勇武,只知倭岛,而不知有中国也。今倡议比武,便是要让人知道倭国雄风……”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也是认得汉文的,眼睛瞥了一眼陈爱芝的记事板,眼珠子一瞪,恨不得说一句八嘎,却是耐着自己的怒气道:“为何和我说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陈爱芝一面继续写:“今日比武胜败,事关大唐与倭国之胜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乱写!”犬上三田耜上去要抢记事板。

    陈正泰便拦住他:“哎呀,哎呀,动什么气呀,好歹你也是遣唐使,他只是一个报馆的编撰,编撰就是这样的,和他置什么气,来,我们谈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犬上三田耜不忿,手指陈爱芝:“他侮辱我,故意丑化我倭国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读者爱看而已,
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击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