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缕光
    长安城中的百姓,清早起来,便看到了这一幕场景。

    这平安坊,本就是许多世家大族的宅邸,许多人家见状,也纷纷派人去打探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人们不敢靠近,却也感受到了这肃杀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监门卫的人已来过了,准确的来说,一个校尉带着一队人,抵达了这里。

    先是喝问,而邓健直接亮出了钦差的身份,对方便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索性,一队监门卫在此看着,防止事态变得严重,而后一层层的开始上报。

    这监门卫的大将军程咬金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据闻听说了这消息,他立即跑去巡城了。

    程咬金不傻,一边是崔家,这崔家可是自己的妻族,他夫人便是崔家的女子呢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呢,邓健毕竟是钦差,现在双方对峙,最好的办法,就是一面派人去控制事态,一面继续上报,而自己赶紧躲远一些,倒不是怕事,而是这事是一笔糊涂账啊。

    吴能已经上前,送出去了四份驾贴了。

    一份又一份的驾贴,每隔一个时辰,送进去。

    而崔家的大门,依旧紧闭。

    邓健在这府邸之外,站的笔直,如当初他读书时一样,极认真的端详着这显赫的大门。

    这虽只是崔家在长安的别馆,可这宅邸气派至极,门前还有一道仪门,仪门边有崔家的阀阅,从西汉时崔业定居于清河时开始,密密麻麻数不清崔家历代以来的显赫人物统统记录其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? 还有历朝朝廷对于崔氏的封赏? 哪怕是这阀阅最后的题跋,也是历史上极显赫的人物。

    门前左右是两座石狮? 石狮的雕塑带着庄严? 那怒目张开的石眼,宛如凝视着每一个过往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……有飞马而来? 是一个宦官。

    宦官匆匆的落马,急匆匆地道:“邓健? 哪一个是邓健?”

    人们自动分开了道路? 宦官在人的指引之下,到了邓健面前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地道:“门下有旨,请邓翰林立即入宫觐见,陛下另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邓健回应。

    宦官奇怪的看着邓健? 不由道:“你先接旨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再接不迟。”邓健回应。

    宦官有些急了:“岂有此理? 邓翰林,你这是要做什么?咱是宫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谁,我也知道陛下的心意。”邓健凝视着宦官,而后一字一句道:“只不过,我现在在奉旨办事? 所以……暂时没有空闲,等空闲下来? 再接旨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大胆。”宦官等着邓健,大怒道:“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邓健笑了? 他笑的有些惨然。

    其实他意识到,这个世上? 绝大多数人都是不理解自己的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他们是不屑于去理解。

    卑微的农户子弟? 读了书? 就可以沐猴而冠吗?

    想来,这就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摆在自己面前的,似乎是似锦一般的前程,有师祖的厚爱,有大学堂作为靠山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邓健感受到的,除了对于师祖的厚恩之外,还有便是无穷无尽的孤独,这种孤独包裹着他,令他感觉自己与朝班中的绝大多数人,有一种说不清的疏离。

    邓健这一笑,令这宦官颇觉得不对味起来,他意识到问题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,不禁为这个翰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说不上的感觉,在内宫里呆过的人,理应已看惯了勾心斗角和蝇营狗苟之事,可眼前这个让自己下不来台的家伙,却给这宦官一种莫名的担心。

    宦官于是低声下气道:“邓翰林,听奴一句话,先回宫,陛下青睐你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厚爱,臣固然是感激涕零!”邓健朗声道:“只是天子怎么可以朝令夕改呢?前几日下旨命我查案,今日又要收回旨意,须知开了金口,便是口含天宪,若是擅自更改,那么天子还有什么威信可言?”

    宦官皱着眉头,摇摇头道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邓健道:“现在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只见邓健突的回头,厉声喝问:“吴能。”

    吴能一凛,敬畏的看着邓健:“在。”

    邓健问:“驾贴送了几回了?”
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缕光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