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
    李世民板着脸,他凝视着孙伏伽,毫不留情道:“将孙伏伽拿下吧,他乃大理寺卿,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而后,李世民目光落在邓健身上:“邓卿家,追回赃款,朕就交给你了,你依旧还是钦差,不,来人,升任邓卿家为大理寺丞,专司窦家一案,待这赃款统统收回之后,令有恩赏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对于邓健,此刻颇有几分钦佩。

    此人决心极大,心志如钢铁一般,而且虽是表面上,他的所有举止都是冒冒失失,可实际上,却是处处击中了对方的要害,可谓深谙兵贵神速的道理。

    其实邓健在这个过程,只要稍稍有一些犹豫,给予崔家和孙伏伽多一些时间,那么凭着这些老狐狸的手段,就足以做好万全的准备,根本无法抓住他们任何的把柄。

    邓健的手段,归纳起来,其实就是一个快字,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,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取了中军。

    邓健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看了段纶等人一眼,不由的摇摇头,显然,李世民对他们是十分失望的。

    孙伏伽的话,有道理吗?

    有道理,是谁让孙伏伽变成这样的人,除了孙伏伽这个人好名之外,只怕也和孙伏伽所处的环境有关系吧,朝野内外,世族们把控的,又何止是钱粮和人才呢?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诸卿,好自为之吧。邓卿尚且敢破釜沉舟,朕有何不敢呢?只是希望诸卿能识时务,不要学这孙伏伽? 误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段纶等人此时无话可说? 他们此时,比任何人都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私账肯定要到手了? 而且这孙伏伽也肯定完了? 他临死之前,难道还会包庇大家吗?

    这个邓健? 又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人,他的背后……是陛下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? 若是还抱有一丁点的贪婪之心? 只怕……真可能触怒宫中了。

    只是到手的财富,现在要割舍出去……

    众臣纷纷行礼:“臣等谨遵陛下教诲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挥手:“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诸卿告退。

    房玄龄和杜如晦也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邓健这个家伙,揭开来的,是大唐朝廷的一道脓疮? 这脓疮触目惊心? 恶丑无比。只是……揭开来了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历朝历代,不都如此吗?

    可邓健却不一样,于他而言,历朝历代都是如此,那么就是对的吗?

    既然是错的? 为何不揭开,为何不剜肉?

    不出几日? 其实不等邓健拿着新的账本开始追索赃物,许多世族便主动派人开始退赃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钱粮? 送进了宫里,到了内府? 可李世民并不高兴? 天色已带了几分秋意? 李世民坐在文楼里,眺望着文楼之外日益凋零的树木,一缕阳光落在他阴晴不定的脸上,他的眼眸深邃的好似是古井一般。

    张千近来也显得沉默寡言,当陛下沉默的时候,他这内常侍还是闭嘴为妙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又进了三十万贯,截止今日,邓健追回的赃款,已至三百二十七万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用心的人啊。”李世民的目光没有离开枯树,他难得像这样安静的思考,那枯树倒映在他的眼里,眼里竟是突然多了几分温柔:“所谓无欲则刚,想来他就是这样的人吧,大唐曾亏欠过他,使他年幼时吃了这样多的苦头,这才成了他今日的样子。可是他不曾亏欠朕,三百二十七万贯哪,这是天文数字。朕在想,他不负朕,朕岂能负卿呢,他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是关内道。”

    “朕说的是哪一个县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万年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穿旨,万年县,免赋一年……所缺的钱粮,从内库里补足吧。”

&
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