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
    话说到了这里,三叔公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不禁为之叹息道:“哎……其实……迟早是要走一步的啊,你说的对,若是没有阶梯,大学堂这么多读书人,将来能操持何业呢?这一日,迟早会来,只是早晚的分别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羡慕的看了陈正泰一眼,才接着道:“大学堂的成败,与陈家息息相关,只是……将来会是什么样子,老夫是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三叔公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年老的人,总是不免会有这样的感慨。

    陈正泰也只是笑了笑:“三叔公会长命百岁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次日,李世民又召陈正泰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此时,大理寺卿空缺,新任的大理寺卿乃是裴逡,听他的姓氏,大抵就能猜测出他的出身,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对于裴逡这个人,其实李世民是颇为不满意的,可显然,除了接受这个人选之外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见了陈正泰,李世民就道:“邓健此番追赃,功劳甚大,朕打算将其提为大理寺少卿,只是……朝中反对者日众,都说从小小翰林,先升大理寺寺丞,再升少卿,实在有些过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则是道:“其实对于邓健而言,官职大小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,不解地道:“你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陈正泰笑了笑道:“邓健这个人,六亲不认,过于刚猛,对于他而言,少卿与寺丞又有什么分别呢?官职有大小,可能不能改良风气? 看的还是人啊。臣也不建议从七品翰林直接升为从四品? 拔苗助长,对于邓健而言? 没有任何的好处。陛下敕他为寺丞? 其实已是格外的恩典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不禁道:“朕还以为你会乐见其成呢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只是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? 李世民没有再往这件事说下去,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道:“朕打算从内帑拨付出钱粮来? 在各州县建立学堂? 也效仿二皮沟大学堂的样子,鼓励人入学读书!人才的培养,乃是至关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便道:“主持各大学堂修建、招生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李世民显然已经在安排这件事了,立马就道:“朕思来想去? 也只有虞卿家可以担当此大任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虞卿家? 自然就是虞世南了!

    在这大唐朝中,虞世南的地位很高,而且也是大学士,他的地位是和房玄龄等同的,而且几次科举? 都是他为主考,说起学问二字? 天下没有人对他不钦佩的,这样的人出面主持大局? 自然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此人当初教育过李世民,算起来? 可以说是李世民的半个老师? 有这样的资历? 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又道:“虞卿兼为国子监祭酒,而国子监……的职责也要改一改,总揽天下道学、州学、县学,正泰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教育是好事。”陈正泰只笼统的道了这么一句!

    其实陈正泰对虞世南,是有些摸不准的,当然,此人的名声很大,可到底能不能做成,陈正泰就拿捏不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自然也不能说丧气话,毕竟这个时候,陛下好不容易肯拿钱出来了嘛,钱都拿了,你还犯贱的泼冷水?

    到时李二郎一想也对,又将钱搬了回去,那他陈正泰就成了千古罪人了。

    此时,李世民吁了口气道:“效仿大学堂吧,先在长安和洛阳设两个大学堂,而后让州县们效仿。上一次,邓健在书信里满是牢骚,朕倒要看,他现在还有什么说辞。这个家伙……对朝廷和朕的怨愤可是不轻,朕以德服人,要让他心悦诚服。”

    陛下真是记仇啊!

    陈正泰尴尬的笑道:“论起以德服人,天下在没有人可以比得上陛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舒坦了一些,不过却当做没有听见陈正泰的这番话。

    他随即笑道:“朕今日寻你来,主要还是想问问遂安公主的事,她即将要临盆了,现在可好嘛?”

    “好的不得了。”陈正泰道:“算相的
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