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对
    武珝从容不迫地道:“我便是武珝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脆,应对倒也得体。

    李世民朝她笑起来:“朕得知你得了案首,甚是意外,你虽年纪轻轻,想不到竟有这样的聪明睿智,令人惊叹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看了看李世民,又看了看武珝,心里倒是颇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什么?担心这个时候,武珝将读经史无用的理论当着李世民的面讲出来!

    武珝却道:“这都是恩师教诲的结果,臣女愚钝,顽固不化,亏得恩师悉心教导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心里吁了口气,随即又为自己多余的担心而失笑,大名鼎鼎的武则天,又何须自己去担心呢?

    她的情商,其实本就吊打了天下绝大多数的人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点头道:“那也需你有这份天资才成,如若不然,那我大唐的案首也太好考了。朕还听闻你提前交了卷?”

    武珝泰然道:“是,臣女初次考试,并不晓得考试的规矩,以为只要做完了题,便可交卷,谁料因此而引起许多流言蜚语,现在还为此懊恼呢。”

    嗯……这个理由,很强大。

    李世民哈哈一笑:“你这卷子提前一交,又得了案首,不知多少人羡慕。你有此才学,可想着继续读书吗?”

    这里头则是隐晦的询问武则天,是否有继续科举下去的打算,说不准,将来大唐还要出一个女进士。

    武珝却是摇头:“有了功名在身,对于臣女而言,已是受益无穷了,至于科举,臣女乃是女流,不敢奢望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不禁微笑,他凝视着武珝,此人应对得体,当然,她的容貌还是令李世民颇为震惊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饶有兴趣地道:“你乃武士彟之女?”

    武珝道:“正是,家父姓武,讳士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武士彟也是我大唐的功臣哪,这样算来,你也是功臣之后了,朕听闻,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好。”

    武珝道:“今蒙恩师收留,处境已大大改善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凝视着她:“你既是贵族女子,当可选秀入宫,朕若是格外开恩,你可愿入宫吗?”

    陈正泰在旁干笑,心里却是尴尬的一批,他对武珝,是颇为欣赏的,可是你李二郎,这样的年纪了,说这样的话……这不是抢人吗?这真是一丁点道德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却见李世民笑吟吟的看着武珝,似乎期盼着武珝的回答。

    其实国家的制度,确实是如此,所有贵族子女,都能入宫,当然……入宫并非是立即成为嫔妃,有的是成为妃子,有的则成为女官。

    以武珝的身份,她就算成年之后选择入宫,其实也未必能成为妃子的,当然,现在对她而言,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世民,对她显然是颇为看重的,不难想象,一旦入宫,十之八九能获得临幸,而以她的出身而言,必能册封为嫔妃。若再以武珝的聪明才智,那么最终在宫中站住脚跟,就绝不再话下了。

    武珝想了想道:“陛下隆恩,臣女感激涕零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道:“入宫之后,朕立即敕你……”

    武珝却突然打断李世民:“只是……臣女既已拜入恩师的门下,一心一意,只望能够侍奉恩师,为恩师分忧。陛下如此厚爱,令臣女不胜惶恐,却也望陛下能够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世民脸色不禁诧异,他打量着武珝:“这样的机会,若是失之交臂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无怨无悔。”武珝想也不想,掷地有声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定定地看着她,虽是脸上看不出什么,却颇有几分下不来台了!

    这是不给朕面子啊!

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这又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武珝道:“臣女现在在陈家书斋,为恩师处理一些杂物,恩师信重于我,我怎可走开?”

    李世民不禁失笑:“处置这些,难道比入宫还要紧?”

    “对臣女而言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&
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对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