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
    武珝似乎看出陈正泰脸上的不满。

    她随即道:“恩师,之所以称它为上策,是因为这对恩师和陈家而言,牟取到的利益是最大的。当今天下,看似是太平,可实际上,天下依旧还是一盘散沙!山东的权贵,关陇的门阀,关东和江南的世族,哪一个不是只顾着自己的门户私计?之所以天下能太平,正是因为当今皇帝龙体康健,且有着震慑各家门户的手段罢了。而一旦陛下不在,那么整个天下便一盘散沙,只要恩师立即带着新军为陛下报仇,就得了大义的名分,及早控制住太子和皇子,便可顺势从龙。那么……恩师便可立即成为宰相,并且控制住朝廷,以辅政大臣的名义。控制住天下,驾驭群臣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陈家难道没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陈正泰却是想也不想的就立即摇头道:“且不说陛下对我恩重如山,我陈正泰就算在不是东西,也断然不会行此悖逆之事。何况这对陈家虽有莫大的好处,却也可能有着莫大的害处。你自己也说天下一盘散沙,可没有了当今陛下,即便陈家控制了朝堂,又能如何?到时不过是群雄逐鹿的局面罢了,届时一场杀戮下来,胜负还未可知呢,于我们陈家并没有任何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武珝笑了笑道:“恩师是个谨慎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我倒不怕死,只是肩负着家族的兴亡而已。”

    武珝道:“那么只能用中策了,立即调集新军,前去救驾。只是……这样做有一个不稳妥的地方,那便是……倘若张亮根本没有谋反呢?若学生的猜测,只是空穴来风,实际上是学生判断有误。到了那时,恩师突然调动了军队,奔着陛下的酒宴而去。到了那时,恩师可就跳进了滔滔河水之中,也洗不清自己了。所以若是走这中策,恩师就只能是赌一赌了。赌成了,这是救驾之功,可赌输了,就是叛逆之臣了。恩师愿意赌一赌吗?”

    陈正泰何曾没有想到这点?他大感头痛地道:“我的忧虑也是在这里,张亮……真要蓄谋造反吗?又或者,他就算有所预谋,或许今日根本不是造反呢?到时我带了兵去,该怎么说?可我一人去,我又不敢。”

    武珝则是心里已有了主意,淡定地道:“有一个办法,让苏定带兵,恩师故作不知。若是果然张亮谋反,恩师便可领这天大功劳。可若是张亮不反,便是苏定的死罪。”

    武珝说着,深深地凝视着陈正泰。

    陈正泰不禁皱眉,这计策,可够毒的啊!

    陈正泰却是瞪了她一眼,道: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试探一下恩师而已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种背弃兄弟的事,陈正泰是想都从没有想过的。

    此时,陈正泰咬了咬牙道:“时间不多了,我要立即成行,不管他了,他娘的,先拼一拼再说。走了,若我因此而获罪,你好生跟着公主吧,有她在,依旧还可以庇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再无多言,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武珝却是道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热闹。”武珝面上带笑道。

    陈正泰皱眉道: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”

    武珝摇头:“我不是君子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觉得这个家伙,实在复杂到了极点,给他献的策,一个比一个自私,一个比一个毒,可临到头来,却又突然不将性命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忍不住道:“你去了也没有用,就算救驾成功,你也没有好处和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在此也是担心,还不如亲自去看看呢,恩师也晓得我聪明,到时我在身边,或许可以随时为恩师判断时局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已经没有时间和她啰嗦了,丢下一句话:“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便再不再回头的往外走,匆匆的赶到了中门,外头已有一队护卫预备好了,有人给陈正泰牵了马来,陈正泰翻身上马,回身,却见武珝已跟从了上来,选了一匹马,翻身上去,她在马上摇摇晃晃的,像醉了酒。

    陈正泰知道是拦不住了,也不想再耽误时间,只冷声道句:“待会儿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师不说,学生也打定主意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好像确实不需要交代什么。

    陈正泰再不多言了,便领着人急匆匆地往新大营赶。

    新军的大营里,已吹起了号角,各营
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