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
    对于张亮,绝大多数人认为他只是一个莽夫,所以并没有什么防备。

    可百骑此次彻查之后的结果,却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五百多个养子,这些人充斥在军中,有的是骠骑府的将军,有的是禁军中的校尉,最低的也是一个队正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将整个唐军都渗透了。

    何况这五百人里,又有不少在军中的朋友和故旧,即便有人其实不过是想攀附这位勋国公,未必真有什么父子之情。

    可一旦张亮要谋反,这些养子们便等于是被张亮绑上了战车,毕竟张亮一旦失败,朝廷事后追究,他们便得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此时,李世民和这满朝文武方才知道,为何张亮敢如此的莽撞了。

    倘若他弑杀了李世民,诛杀了李靖、程咬金人等,若是当真果然的在内应的帮助之下拿下太极宫,并且挟持了李渊,这天下……大唐就算勉强能保住,经历了这么一场厮杀,只怕不亚于南朝的一场侯景之乱,这对于新生的大唐而言,不啻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以至于弥留时的李世民,也不由的后怕不已,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大唐的江山能否保住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陈正泰带着新军果断的平乱,就变得格外的重要了。

    这不但救下了李世民和李靖人等,而且还彻底断绝了此后所造成的隐患。

    此时,陈正泰看着虚弱的李世民,叹了口气,不禁劝道:“陛下,这个时候,该好好的养伤,就不要再纠结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眼睛浑浊而疲惫,却是盯着陈正泰一动不动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并不愿此时和李世民多谈,他怕消耗李世民的气力,于是便将一个二皮沟的大夫叫到了一边:“陛下的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运气倒是不错。”这大夫小心翼翼,他眼里布满了血丝,显得极度疲倦,显然是一直在旁待侍。

    他道:“这箭矢并没有中了心室,偏移了一些,如若不然,必死无疑。只是即便如此……现在最大的难处,就是射入胸的箭矢,只怕不能轻易拔出,只恐拔出的时候……残留下什么东西,亦或者……造成二次的伤害,波及了心脏。可是这箭不拔出,伤口便永不可愈合,这也是不行的。现在虽是上了药……可是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点头。

    放在古代,无论有没有正中心脏,这也是必死的局面。所以李世民此时……只能去准备后事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显得很沉重,忍不住在想……倘若放在后世,只怕还有救回来的可能,可惜……这个时代……

    陈正泰愁眉苦脸地瞥了一眼李世民。

    却见病榻上的李世民努力朝他摇了摇手。

    陈正泰忙又上前去,趴在病榻前:“陛下该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朕已活不了多久了。”李世民艰难道:“朕从未尝试过今日这般,任人摆布,连最简单的起居,都需人照料……朕此时若是驾崩,心里有太多的遗憾,朕有许多的儿女,可是朕虽是父亲,却也是君,他们是子女,可朕怎么能和儿女们太过亲昵呢?于臣子……臣子们而言,朕是君,他们是臣,朕在他们面前,需表现得庄重而有威严,如若不然,又怎么样驾驭群臣呢?朕的身边,能说的上话的人,大概就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观音婢,另一个便是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听到此处,一时之间不禁百感交集,可细细想来,何尝不是如此呢?

    他不断点头,心里一时间有着说不清的难受,忍不住垂泪道:“陛下……不必如此悲观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却接着道:“朕征战沙场,刀下不知多少亡魂,气数如何,朕又何尝不知?今日朕的气数已尽……你不必安慰朕……朕心里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只好耐心听着,李世民道:“观音婢与朕,可谓是一荣俱荣,朕若驾崩,只怕她也活不长了,你作为女婿,作为弟子,该多去走动,带着……孩子……那个孩子去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泰悲从心起,一时更是哽咽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后头的话却是含糊不清了。

 &
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