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
    如陈正泰所言,武珝在对比了无数的数据之后发现,这确实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阳谋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头有一个悖论。

    即一旦‘愚蠢’的人开始携带着大量的资金进入精瓷市场,就势必带动精瓷价格的暴涨,于是乎,‘蠢人’的身价就不断的暴增。

    反观那些‘聪明人’,虽是自觉得自己已看透了一切,口里骂骂咧咧你们这群蠢货迟早要完蛋,可现实却很打脸,因为蠢人发财了,聪明人却手捏着大量的资金,手中的钱钞日益的贬值,在这种此消彼长之下,‘聪明人’不赚就是吃亏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进入精瓷市场的‘蠢人’越来越多,从而又更加推高了精瓷的价格,而‘聪明人’越来越少,偶有几个顽固的,看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大赚特赚,内心却是绝望的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其实‘蠢人’是并不蠢的,他们本来自于世家大族,本就有着底蕴,这些人从中尝到了甜头,身家性命都填在了精瓷上,自然而然就开始为精瓷造势了。

    大儒出手,就是不一样,他们开始成系统的阐述精瓷为何会日益上涨的理论,引经据典,进行大量的类比,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,精瓷必须涨,也一定会一直涨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,比之寻常百姓在街头巷尾的几句传言更要显得可靠了许多,毕竟人家有理有据,开口就是首先、其次、再次、次之,而后做出结论,用词也很精准。

    于是最后的一点‘聪明人’,在不断的各种舆论攻击以及亲朋好友的劝告之后,也终是沦陷了。

    聪明人总是谨慎的,他们起初会小小的尝试一下,投入一点点钱,可到了后来,他们尝到了甜头,便开始会如崔志正一般的后悔,早知会涨这么多,当初就该多投入一些啊,于是到了下一次,他们开始追加资金,最后的演变就是资金越加越多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去怀疑,为何在二级市场上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精瓷。

    就算偶有人提起,也会被群起而攻之,认为此人是在妖言惑众。

    也不会有人怀疑,为何一个瓶儿会不断的上涨,因为怀疑者,已经被赤裸裸的现实折腾得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要嘛你是错的,要嘛全天下都是傻瓜,全都错了,你选一个吧!

    这大唐的世族,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金融操作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种操作,若放在后世,其实就只属于小儿科,哪怕是半大的孩子,大抵对于这等套路颇有几分警惕心,可在这里……即便是世上最聪明的人,也不存在任何的免疫力。

    武珝发现……现在浮梁的精瓷,真的有些产能不足了,因为到处都在求购精瓷,为了不让精瓷价格过快的增长,就必须得向市场抛售精瓷,而在当下,售出精瓷的人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只有买方的市场啊。

    卖方市场门可罗雀,既然大家都认为一个东西明天会涨,那么谁还肯将家里的瓶子卖出呢?

    唯一的卖方,就只有陈家。

    陈家每月丢出来的几万个瓶子,还真刹不住这疯狂的购买热潮,这令武珝都觉得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因为恩师有过交代,尽力让涨价的风潮……减缓一些,不要过快,血要慢慢的吸,才能持久而绵长!

    可照这个趋势,瓷瓶的价格已到了三十二贯,浮梁的窑厂已经在日夜赶工,听闻那里的匠人们,很多人都已经累到要呕血了,于是不得不新开瓷窑,继续大量的扩张人手。

    武珝觉得这是世上最轻快的事了。

    现在陈家唯一做的,就是不断的用三十多贯的价格,将一个个精瓷投入到二级市场去,这几乎是暴利,跟抢钱没有任何分别了。

    而且越是往后,卖出的价格就越高。

    甚至陈家什么都不必做,现在为了减少一些精瓷的热度,陈家的新闻报,都开始不怎么提精瓷的消息了,因为无论是街头巷尾,还是世族的大儒们,每一个人都是免费的传播源,他们信誓旦旦,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述说着精瓷的好处,以及为何会上涨的理由。

    武珝从未想过,人的贪欲在放大之后,会变的如此的可怕,可怕到每一个人都会进行自我欺骗,而后搜肠刮肚的为陈家的精瓷进行开脱。

    于是她现在要做的,已经不是建立数学的模型了,因为市场规模的不断增大,变量不断的增多,这个模型的准确度已经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赶紧催促浮梁那里多运精瓷,来给这火热的市场灭灭火。

    武珝很焦急!她要哭了!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暴涨了啊,再涨下去,恩师要骂的。

    他还指着,多钓一会儿的鱼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乃是朝会,据闻陛下的身体已经大好,终于要亲召百官。

    崔志正早早的就起来梳洗,穿戴好了朝服,便坐着四轮马车入宫了。

    这崔家新定制了最新的四轮马车,是专门定制的,和寻常的四轮马车不同,用陈家的话来说,这叫超豪歪爱批尊享版。

    原本崔家虽是大族,可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低调的,勤俭持家,这是祖训。

    可现在崔志正显然比从前出手阔绰了许多,这也不是没有理由,谁让这几日
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