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复横跳
    马周对于陈正泰的夸奖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反正被夸惯了。

    写好了文章,陈正泰还不解恨,难得马周来一趟,也免得他麻烦,又让他直接连写几篇关于抨击当下怪状的文章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篇,就是破口大骂虎瓶近来价格拍卖水涨船高,据闻最新的虎瓶已卖到了六千二百贯。

    陈正泰痛心疾首的骂一通,说如此好奢热潮,实乃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当今天下,劳动方有产出,产出才可致富,但以虎瓶而言,于那兔瓶、鸡瓶又有什么分别,何以价格可有百倍之差?

    说起来,陈正泰一面咬牙且齿的骂人推高了虎瓶的价格,心里却想,好像当初拍卖会上拍得第一个虎瓶的人就是我陈某本尊。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不妨碍我陈某人双标。

    我骂我自己可还行?

    连写了几篇文章,有骂当下瓶子交易的,也有骂那学习报的,说他们妖言惑众,说什么厚颜无耻,只知一味迎合人心,却失去了办报之人的操守。

    而后文章整理好,直接转交给了一旁瞠目结舌的陈爱芝:“爱芝啊,拿去,明天开始,每日一篇,给我火力全开,我要骂死那王朗,不,骂死那学习报。”

    陈爱芝脸色发白,双手颤抖着,他如晴天霹雳一般,此时已万念俱灰,他心里知道,新闻报……要完了。

    固然有许多的优势,可……现在,殿下这是生生培养出了一个竞争对手啊。

    果然,在次日,陈正泰的文章闪亮地登上了头版。

    像吃了枪药一般,矛头直指学习报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……不但让新闻报得来了骂声一片,而且还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起了学习报来。

    堂堂新闻报这样的大报,居然跑去骂一个本是没多少影响力的小报?

    何况新闻报的报道,很是不得人心。

    对于寻常百姓而言,他们有了一个跑去精瓷店排队赚钱的机会,已经有不少人专门以此为营生了,你新闻报对精瓷大加挞伐,这难道不是故意砸人饭碗吗?

    而对于那些家底殷实的人家而言,家里或多或少,都有一两个瓷瓶,这是他们的根哪,想一想家里这精瓷价格日益高涨,他们便心里美滋滋,在这个时候,陈正泰跑来砸人饭碗,换做是谁可以接受?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,大家还想继续躺着挣钱呢。

    而对于那些世家大族而言,陈正泰的行为就更加不可原谅了,这到底几个意思,你陈正泰肯定是没安好心,看着大家一起赚钱了,却只能在精瓷店里七贯售卖精瓷,一定心里很难受吧!难道非要将这精瓷打到七贯的价值,才让你姓陈的心里舒坦一点?

    这狗东西真是没有天良,见不得别人好。

    许多人看了新闻报,便开始生出厌恶之心,自然而然,更多人开始关注学习报了,买来一看,呀,这位叫朱文烨的相公说的真是好,深得人心啊。

    学习报声名鹊起,地位水涨船高,到了第五日,在和陈家的骂战之中,销量竟直接破了五万。

    好在此时新闻报的销量倒还算稳定,维持在八九万之间,这也没办法,新闻报的讯息快,不是学习报那种纯靠文章来排版的,毕竟许多人还需接触天下各地的消息。再者说了,就算你再厌恶陈正泰,也想知道他今日又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对于新闻报而言,这却是极难受的事。

    在从前,新闻报是没有对手的,其他的报纸几乎不成气候,凭借着价格低廉以及讯息快捷的优势,几乎独占了垄断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一个新的对手冉冉而起,对方的价格是新闻报的一倍,竟依旧销量节节攀高,一旦等它们的实力越来越强,也开始营建讯息系统,利用数额的优势降低价格,那么几年之后,新闻报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了。

    陈爱芝欲哭无泪,已觉得要疯了。

    办了几年的报,他本已有了许多心得了,自然知道殿下送来的一份份文章,每一个,对于新闻报而言,都有着巨大的伤害,可没办法,殿下非要骂,他拦不住。

    可这越骂,人家更找到了攻击的点,群起而攻之啊。

    现如今市面上所有的报纸,都好像寻到了增加销量的秘籍,不只一个学习报,其他的报纸都在有样学样,几乎等于是将陈正泰拎起来,而后一窝蜂的人左右开弓,堂堂一个大唐的郡望、驸马都尉,还是天策军的大将军,就这么被打的浑身冒血,可就这……陈正泰还自娱自乐,自以为自己出了气呢。

    丢人哪。

    可时局,已经不再是陈爱芝所能左右得了的了。

    学习报的战斗力,一下子开始爆表,论起骂人,论起讲道理,论起引经据典,十个陈正泰都不够朱文烨打的。

    朱文烨如有神助,一下子意志激昂起来,连日发文,骂得陈正泰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陈正泰生气了,当日发文,责成雍州牧府派差役索拿朱文烨,说这朱文
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复横跳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