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个看不见的手
    长孙皇后听罢,吓了一跳,此时竟顾不得妇德了,美眸不禁瞪的微微大一些:“只以瓶子而论,就值三百万贯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照这朱文烨所言,将来的瓶子,怕是要值一百贯,甚至是两百贯,这崔家以瓶子而言,岂不是足有上千万贯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可怕的数字,足以让任何人倒吸冷气,至少在贞观朝,这已快接近一年的岁入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叹道:“一个崔家如此,还有卢家、郑家呢,还有那江左的朱陆顾张,还有山东世族呢,更不必说,这关陇的人家了。朕实在是忧心啊,历朝历代,莫不是以豪强割据天下而亡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皱了皱秀眉道:“臣妾还是有些不明白,这从前一百万贯的瓶子,转过头,就价值三百万贯,再转过头,将来还要变成一千万贯,这……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李世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朕也不明白,所以朕现在苦思冥想,听着人人都说着各种瓶子值钱的道理,可横竖还是没想通。”

    夫妇二人竟是相顾无言,当然,李世民的惆怅,长孙皇后是能够体会的,他每日都为国家大事操劳,可这天下……哪里有治理的尽头?这天下的土地、钱粮、人口,那世族手里就不知掌握了多少。朝廷不仰仗世族,根本就无法治理地方,任何一道旨意,若是不能得到世族的支持,往往执行下去,便是一纸空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……早已有之,大家也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可长此下去,不是办法啊。

    现在又一个瓷瓶,引发了李世民对世族膨胀的担忧,怎么能让他不着急呢?

    长孙皇后道:“抽个空,陛下得将陈正泰寻来问一问,陈正泰不是擅长经济之道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颔首:“朕倒是想问他,可他这几日不知抽了什么风,却每日顾着与和人打嘴仗。他是郡王啊,却专做这等下三滥的事。还是等过一些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瓷瓶的热度,已经推到了高峰。

    因为到了后来,陈正泰已经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新闻报索性就压根不提精瓷二字了。

    可其他各报,却是继续穷追猛打,将陈正泰的所有关于精瓷的担忧,一个个逐条批判。

    学习报趁势而起,已经隐隐有天下第二报,甚至直追新闻报的气候了,如今的日销,已是维持在七万份之间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极可怕的数字。

    而朱文烨现在,只恨陈正泰居然哑火,又恨陈正泰不派人来拿自己,他是巴不得陈正泰有点动作,好继续增加学习报的热度。

    他家,现在几乎已是高朋满座,每天都有无数人拜访,人人都将其视为名流。

    当然,朱家那里……显然并不甘心于只靠报纸来维系名望,该收购精瓷还是要收购的。

    尝到了甜头的世族们,现在拼了命的筹措钱财,继续收购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暴利啊,若是能买十万个瓷瓶,这一年躺着也能挣数十,甚至上百万贯,世上还有比这还好挣的事吗?

    西山钱庄,已经开始忙疯了。

    三叔公现在做的业务,就是放贷。

    只要有抵押物,便可从钱庄这里得到贷款。

    最近贷款的业务极好,得亏有了精瓷啊,不少人需要筹措钱财来买精瓷,毕竟……这是躺着挣的。现在私人之间,已经很难拆借到钱财了,其实这也可以理解的,我有钱,我为何不去买瓷瓶,非要借给你?

    因而……大家便只能瞄准钱庄了。

    只是令三叔公遗憾的是,陈正泰那边下了死命令,现在钱庄收紧了贷款,只允许大宗的借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有一万贯以上的借贷,方才准许借出。

    而且相应的抵押条件,也比较苛刻。

    三叔公心里唏嘘,这样一弄,那么天下……谁有足够的抵押物来拆借万贯啊?

    只怕算来算去,能满足这个条件的人家,也不会超过三千家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业务居然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博陵崔家的人是最率先来贷的,他们拿了大量的地契,以及宅邸,还有谷仓粮食的凭据,直接登门,一开口就是三十万贯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天文数字,三叔公听了,人都直哆嗦。

    可来人却很真诚,实际上,他们的抵押物,若是以货值而论,是远超三十万贯的。

    三叔公请了博陵崔家的人进来落座,让人奉茶,不禁苦笑道:“三十万贯,这可不是小数目,你这是几乎将家中大半数的土地都拿了出来了,到时……若是还不上……这些可统统都要没收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。”来人是个叫崔驹的年轻人,彬彬有礼地道:“这是家中上下一致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便又道:“这贷款的利息,可是不低,一年下来,可是三成利,你要想好了。你贷这一年,今日三十万贯,到了来年,可就是三十九万贯了。”
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个看不见的手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