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章:富可敌国
    人的心理预期,是极奇妙的。

    当价格突破了某个整数,便会产生某种化学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那些从前有机会投资精瓷的小门小户人家,此时只能望洋兴叹了。

    若是七贯的瓶子,他们砸锅卖铁,或许还有一点机会去试一试。

    可当价格到了八十一贯时,他们便连触碰都没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陈家则疯狂的卖瓶子。

    十几万个瓶子投入市场,竟连水花都没有泛起。

    近一千万贯的钱财,直接流入陈家,而这……不过是一次囤积之后,所获得的利润而已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市面上的人,为了求瓶子,直接跑来找陈家,愿意市价收购,市场价是八十一贯,那么便八十一贯交易。

    陈家这边表示摊手,因为……实在没瓶子了,之前囤积的货物,已经一次性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来的人不甘心,他们表示,可以先给钱,至于瓶子,陈家只要肯写一个借条,表明自己欠着多少个瓶子便可,等到陈家生产出来,到时再将瓶子偿还即可。

    一下子……期货的雏形也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人们已经不在乎瓶子本身。

    他们要的是一张表示这里有瓶子的凭证,只要陈家肯给凭证,钱可以给。

    三叔公一脸蒙圈,还能这样玩?

    看着无数拿着钱,面带饥渴的人,只恨不得立即将这数万数十万贯的借条砸在他的脸上,而这一切,都只要开一张收据就可以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很激动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样的行为迅速的被陈正泰叫停了。

    陈正泰是个有良心的人,他比较相信以物换物,而像这样的玩法,虽然很高级,但是难保将来不会引发纠纷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唯一的手段,就是促进生产。

    整个浮梁县,许多巨大的烟囱竖起,在这里,数不清的劳力们将泥制成了瓷胚,而后专门的人用水墨或者是彩笔进行上色,现在这儿主要生产的就是瓶儿,所以……匠人们熟能生巧,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匠人,很满足当下的一切,一日在这里做工,一天便能挣了三百文钱,这一个月下来,就是九贯,这可是大数目,在从前的时候,自己从事别的营生,便是一年也挣不来这么多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他们总觉得很不踏实,就这么个瓶瓶罐罐,真能卖钱?

    而且还能卖大钱?

    他们亲眼见证了将土挖出,而后进行筛选,最后制成泥坯,此后上釉上彩,送进窑炉里进行烧制的过程。

    他们打破了头也无法想象,就为了这么一个泥疙瘩,外间的人居然热烈争抢,似乎还有人抢破了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和他们无关,他们工作的地方,往往在山坳里,靠近高岭土的土矿,所有的人都是签了契约进来的,不得轻易离开,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守这里的规矩,负责这里每一个工序的人,几乎都姓陈,这些人据闻是世家子弟,可是看他们面如黑炭,手脚粗糙的样子,哪里像世家子。

    唯一连接这里的,就是一条土路,最终连接了码头,码头会有专门的人把守,甚至……连上茅厕,都需经过批准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这样的生活虽然很辛苦,可一旦和每月九贯的收入,再加上一日三餐的可口饭菜相比,这些就都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人最怕的是受穷。

    而且陈家人已经保证,只要大家表现良好,将来……这里停窑了,可能会带他们去更大的世界。

    更大的世界是什么样子,大家伙儿并不知道,只是对于许多人而言,他们是相信陈家人的。

    陈家人肯给钱,讲信用,也肯照料大家的生活起居。

    这些泥地里翻滚的人,因为久居在在群山之中,所以带着特有的朴实。

    当一窑窑的精瓷被烧制好之后,立即便和混杂了稻杆的箱子装在一起,一车车的拉到码头去,而在码头,早有许多的船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他们将由此进信江,随即沿着支线的水路进入长江,再转道运河,自运河那里,抵达天津,此后沿河道徐徐进入关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漫长的水路,途径了太多太多的河道,不过……因为主要是靠着船运,除了耽搁运送的时间,其实并不会有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陈家开始了新的囤货,显然,一方面是加剧市场对于精瓷的需求,将价格继续攀高,另一方面,直接放一个大招。

    所以,似乎双方都在酝酿,彼此之间像是在打擂台一般,陈家不出货,市面上的货越来越少,价格继续攀高,而求货的人反而更多了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月之后,近二十五万个精瓷已经预备投放。

    而精瓷的价格……早已突破了百贯。

    而后,货物如开闸洪水一般,开始慢慢的投放市场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,足足经过了半个多月,而最终,陈家收到的款项,已高达两千七百万贯了。

    加上此前近两千万贯的收益,从精瓷出现开始,陈家的获利已达到近五千万贯之巨。

   &
第五百章:富可敌国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