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零七章:价格暴跌
    那自波斯来的画师似乎画的很认真,可耽误的时间却有些长了,不禁令朱文烨心里有些不悦起来。

    朱文烨却还是耐着性子,毕竟现在的他,乃是天下最知名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可以有人不知道大唐皇帝是谁,却没一人不知他朱文烨是何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勃勃说起了陈正泰。

    一听到陈正泰的名字,便连几个不通汉话的波斯人,此时也眉一挑,毕竟这个汉名,他们很熟悉,于是便各自用波斯文低声交流。

    朱文烨便笑着问勃勃:“他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实在冒昧,只是一些闲言碎语,都是关于那位郡王殿下的趣闻。”勃勃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噢?”朱文烨道:“却不知是什么趣闻。”

    饽饽道:“说是他们一路来,遇到过一个僧人带着一队人马,那时恰好要过波斯境内了。”

    僧人和一队人马……

    朱文烨带着几分兴致道:“他们是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是去天竺取经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朱文烨便不在乎了,其实他也不知天竺在何处。

    饽饽则是笑着继续道:“可笑的是……当时我这几个朋友遭遇他们的时候,似乎那僧人气鼓鼓的样子,大家也都觉得好笑,你说这去天竺取佛经,取着取着,怎么就取到了波斯去了呢?那和尚理应是有德高僧,不断的和他的随从们说走错了走错了,已是差之千里。可他的随从们,似乎就有不少姓陈的,听闻是来自孟津陈氏,他们则一口咬定,说没有错,说是要越过波斯国,一路向西……佛祖嘛,不是来源于西天嘛,一路往西,就准没有错了。”

    朱文烨一脸懵逼,他觉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,毕竟他不通地理。

    可几个波斯人却是笑的厉害。

    倒是朱文烨听到关于陈家人的讯息,忍不住有了好奇之心,于是便问:“此后呢?”

    饽饽道:“此后那僧人不断的说天竺在南方,得取道向南,这僧人语言颇有天赋,竟懂不少语言,为了证明,还问我这几位朋友,说这天竺是不是向南。可他的随从,那些姓陈的人,却个个都说,当初是说向西天,便非要向西不可,穿过了波斯国,继续向西,准不会有错的。那僧人当时就气的差点昏厥过去,便被人架着上了车,僧人又吵不过,便由着他们一路向西去了。只怕这个时候,都要穿过波斯啦。”

    朱文烨噢了一声,心里嘀咕,这些陈家人,个个都是疯子啊。

    他倒是从前看新闻报的时候,略知一些有僧人在陈家的大力支持之下取经的消息,听闻那天竺乃是经书的发源地,那里的梵文经书最是正宗,可现在看来,这走着走着,天知道到哪取经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句闲话而已。

    那画师足足勾勒了一个多时辰,方才画完,勃勃等人不敢多打扰,连声致歉,便告辞去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是年关,所以家家都是喜庆,东西市的胡人们似乎也感染到了节庆的气氛,挥金如土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那原本一条街收精瓷的铺面,却开始三三两两的关了大门。

    显然,是他们背后的东家们,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收购精瓷了。

    当然,精瓷还在涨,市场的信心依旧还是十足,只是没钱了而已,等将来还有什么其他的收益,再继续收一些便是。

    而陈家却是最先嗅到这股气息的,所以一些精瓷,已经开始向市场上还有一些余钱的胡人们售卖了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钱财流入陈家。

    看着这长安城的一片祥和,陈正泰则开始准备裁剪新衣了。

    新年新气象嘛,他乃郡王,理应剪裁更合体的蟒袍才好,朝廷倒是赐了蟒袍和玉带,不过那玩意,不合身。

    此时,十几个裁缝正围着陈正泰忙碌着,从上到下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陈正泰百无聊赖,便问起这些裁缝的生意,裁缝们则是感慨道:“现在买卖并不好做,人人都说发了大财,可说也奇怪,大家都拿钱去买精瓷了,连剪裁新衣,都不似往年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泰哈哈一笑道:“可以去朔方和西宁嘛,那地方好。”

    裁缝们便下意识的瞪了陈正泰一眼,不过当意识到陈正泰乃是郡王,又吓得忙垂下头。

    倒是一个裁缝大胆的道:“这去朔方和西宁再好,终究还是异乡,人离乡贱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陈正泰点点头。

    人们对于乡土,有着一种过于执着的眷恋,那些最底层的百姓,为了讨口饭吃,可以背井离乡,而这些裁缝,有些许的手艺,只怕就不肯远行了。

    但凡人有活路,谁愿意去千里之外呢?

    武珝则在旁指指点点,希望在郡王规格的新衣上,多增一些彩。

    陈正泰看了看她道:“武珝,你也裁几身好衣衫吧,前些日子,宫里赐下了不少丝绸,可以用的上。再给你母亲裁几件,我们陈家,丝绸太多了。陛下太小气,赏赐就爱赐这些不值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丝绸还不值
第五百零七章:价格暴跌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