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
    松赞干布汗听了这商贾的诉说之后,立即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他目光锋利,眼光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显然,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于是,他询问站在一旁的僧侣:“此事……你如何看待?”

    这僧侣倒是定了定神道:“事情还无法确定,理应多找一些从汉地回来的商贾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松赞干布汗听罢,觉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毕竟不能听信一面之词。

    于是,又招了几个商贾来问。

    这几个商贾一见到松赞干布汗,在质问之下,却是道:“大汗,我没有听说过这件事,我乃汉人的大年初二时启程回高原的,不曾听说过精瓷降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未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绝对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商贾咬着牙,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就在前些日子,他们可是带着不少精瓷回来了,还将这神瓷卖给了不少王公。

    用的还是二百五十多贯的价格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哪里敢说半句神瓷的价格其实早就跌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大汗没有看过朱相公的文章吗?那文章里分明说了……价格还要涨,何来降价一说?“

    谁曾想……居然一下子的,成了一个无头案。

    不过松赞干布汗的脸色却是舒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显然,一口咬定没有降价的商人更多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他皱眉起来,怒目看着此前言之凿凿,说是降价的商贾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有人道:“长安有书信。”

    松赞干布汗一听,立即道:“取来我看。”

    那此前传言降价的商贾才松了口气,长安来了消息,这便太好了,大汗的使者,一定能印证自己的消息,我们都被汉人给骗了。

    松赞干布汗取了书信,打开,低头一看,脸色却越来越缓和,可随即……却又勃然大怒,他放下书信,指着这传言降价的商贾怒斥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敢在高原上传播神瓷降价的传言,你莫非是回鹘人的细作?”

    这商贾一听,脸色惨然,立即匍匐在地,告饶道:“我说的乃是实情,大汗智慧过人,一定能明辨是非。”

    松赞干布汗冷笑道:“莫非所有人都在骗本汗,只有你一人是正确的吗?你分明是个狡诈之徒,居心叵测,故意传播消息,是想引起人们对神瓷的疑心,好从中牟利。似你这样大奸大恶之人,这高原上怎么能留你,来人,将他拿下,剥了他的皮,充入稻草,悬挂在宫殿之外,以警告那些狡诈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,大汗……我说的乃是千真万确……”这人发出了哀嚎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带来了真实的消息,居然会落到如此的下场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心中已惊恐到了极点,慌忙地又道:“对,对,神瓷没有降价,没有降价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……松赞干布汗已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高原上的刑法,比大唐要严厉十倍百倍。此时的吐蕃,依旧还处在奴隶的体制,可称之为严刑峻法。

    那商贾被人拖着出去,发出阵阵哀嚎。

    以至殿中的僧侣和王公贵族们个个肃然,几个商贾则匍匐在一旁,心里只剩下侥幸了。

    此时,松赞干布汗道:“理应传出法令,再有人敢招摇撞骗,都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众人唯唯诺诺,纷纷称是。

    那商贾很快便被处死,而后他的皮充着稻草,悬挂在了宫殿的高墙上,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无数的吐蕃人,行走在宫殿前,远远眺望,都可见那可怖的场景,不难想象得到这皮囊曾经的主人,曾经遭遇了如何的痛苦。

    ‘谣言’一下子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……数不清的马队,进入这座高原上的山城,人们带来了畜生,带来了粮食,带来了奴隶,甚至是黄金,以及一切的特产,就在宫殿之外,进行贩卖。而后……大家挑选了精瓷,各自满意返回。

    吐蕃贵族们对于神瓷的热爱,也不亚于长安的世族,他们普遍认为,神瓷是有魔力的,这种魔力……不但能让他们去除疾病,还能给他们带来平安,当然……最重要的还是它很值钱。

    来自泥婆罗、天竺、波斯的商贾,也纷纷来此进行贸易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……大唐的封关,让不少人心生出了忧虑,因为……这意味着神瓷贸易的断绝。

    取消了互市,让松赞干布汗大为光火!

    他立即派人前往西宁,不过西宁带来了好消息,此地乃是朔方郡王的属地,而且因为这块土地,名义上还是属于吐蕃,只是质押于朔方郡王而已,从法理上来说,这里依然还属于吐蕃,大唐的律法,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因而……这里依然在互市的范畴,只要有粮食有黄金和奴隶,或者有任何特产,都可来西宁贸易,当然……最重要的是,西宁有精瓷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长
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