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二十二章:开车
    等韦玄贞和崔志正到了车站,却发现这站台上已满是人了。

    这里有不少熟人,大家见了二人来,纷纷见礼。

    只是大家看崔志正的眼神,其实同情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连崔家人都说崔志正已经疯了,可见这位曾让人敬仰的崔公,现在确实有些精神不正常。

    崔志正也和大家见过了礼,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家别样的目光,却是看着站台下的一根根铁轨发呆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见了这铁轨,议论纷纷:“你看看,还真将铁铺在了地上,这铁……只怕是精钢吧,真是好东西啊,可这么多价值不菲的好东西都被这么的铺地上去了……这得糟蹋多少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别说了,这不就是我们的钱吗?我听闻陈家前些日子靠卖精瓷发了一笔大财,他们虽然咬死了当初是七贯一个卖出去的,可我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,我是后来才回过味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,这种事无凭无据,就少说一些吧,如若不然……以后减你的配额,到时就真要一家老小吃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,不说,你说的对,要平常心,往事已矣……”这说话的人一面说,一面故意放高了音量,显然,这话是说给崔志正听的。

    里面隐含的意思是,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就不要再多想了,你看看你崔志正,现在像着了魔似的,这清河崔家,日子还怎么过啊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是一片好意。

    精瓷的巨大损失,所有的世族,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而崔志正对这些,却是充耳不闻,一丁点的表示都没有,依旧一眼不眨的盯着地上那铁轨,非常入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乎,大家看了看,便不免的心沉了下去,这家伙……不听人劝,也罢了,随他死活吧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崔志正虽说盯着地面上的铁轨发呆,可他脑海里却是在想象着各种的可能,是否这马拉着车在铁轨上更为快捷?又或者……

    他想象着一切的可能,可依旧还是想不通这铁轨的真正价值,只是,他总觉得陈正泰既然花了如此大价钱弄的东西,就绝不简单!

    直到这时,有飞骑先行而来了,远远的就大声道:“圣驾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圣驾,众人顿时收起心神,人人肃然起来,飞快地各自整了整衣冠。

    而陈家人早已列队,在陈正泰的带领之下,亲自前去迎接圣驾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在天策军的护卫之下前来的,前头百名重甲骑兵开道,浑身都是金属,在阳光之下,格外的耀眼。

    这些只一对眼睛露出来的重甲武士,个个肃穆,道旁的人见了,不禁生出恐惧之心。

    偏生这些人格外的魁梧,体力惊人,即便穿着重甲,这一路行来,依旧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李世民倒是觉得,这样的重甲骑兵,当做仪仗也是非常好用,尽显大唐风采啊。

    甚至在暗中,李世民对于这些重甲骑兵,其实颇有些诧异,这可是重甲,哪怕是寻常将军都不似这样的穿戴,可这一个个骑兵,能一直穿戴着这样的甲片,体力是何其的惊人啊。

    可以想得到,这一个个人脱下了甲片,放在军中,无一不是耐力和臂力惊人的精卒。

    甚至李世民还认为,即便当初他横扫天下时,身边的亲近近卫,也难觅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就足以可见陈正泰在这军中投入了不知多少的心血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稳稳地下了车,见了陈家上下人等,先朝陈正泰颔首,而后目光落在一旁的陈继业身上:“陈卿家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陈继业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陈正泰他爹本就是内向之人,很是平庸,李世民自然清楚陈继业的性子,也就没有继续多说,只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后,目光落在陈正泰身旁的一老者身上,便道:“这位是陈家哪一位耆老?”

    陈正泰立即道:“这是儿臣的三叔公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李世民似乎有了些许记忆,好像以前见过,不过……印象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三叔公却是立即道:“老臣见过陛下,陛下肯屈尊而来,实在陈家上下的福气,老臣一直教导正泰,当今陛下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压压手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讨了个没趣,他话都还没说完呢,他觉得这有点不太正常啊,好歹他也是个老人家嘛,怎么陛下一点面子都不给?

    这令三叔公心里颇有几分不平,当今陛下望之也不似人君哪,思来想去,还是当初的李建成可以,就是可惜……运气有些糟糕。

    李世民随即便领着陈家人到了站台,众臣纷纷来见礼,李世民笑道:“我等都是被陈家请来的客人,就不必多礼啦,今日……朕是来看热闹的。”

   &
第五百二十二章:开车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