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二十五章:论功行赏
    韦玄贞听着,一时有些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许多人听了都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西宁的地……涨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初跟着三叔公去了一趟西宁的人,想到那么个不毛之地……

    不过现在细细一想,当初对这块地是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只是而今……

    韦玄贞还是有些不甘心,他感觉自己和许多钱失之交臂了,于是忍不住道:“当初精瓷,不也是起初的时候猛涨吗?”

    这似乎已是韦玄贞的最后一点辩驳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可崔志正却是不屑的样子道:“精瓷有何用,能吃,能喝?它真能带来收益吗?可是老夫在西宁购置的土地,只要愿意,便可在上头建了客栈,供胡商们休憩。我可以建起货仓,囤积货物。我可以建了宅邸,售给移居西宁之人。我还可以建牙行,甚至是建作坊。西宁城内和周遭的地,尤其是靠近车站的,有一块便少一块,这和精瓷……可是千差万别的。我实和你说了,这些地的价值,将来便是涨二十倍、三十倍,都一丁点也不夸张的!你可知道为何吗?精瓷不过是一个瓶子,而地……便是无限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骤然间让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方才大家还同情崔志正,可现在……他们陡然意识到…

    崔家……可能当真要复起了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众人开始精神失常起来,好似一下子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一般,干点啥都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韦玄贞几个,则是偷偷凑到了崔志正的身边,低声询问:“崔公,崔公……这地真的还能涨?”

    “绝对能。”崔志正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韦玄贞还是有些不放心:“何以见得呢?”

    崔志正正色道:“当初我与你怎么说的,可还记得?土地原本是没有价值的,一片荒地,一钱不值。可当它能种庄稼,它就开始值钱了。可它若是置身于闹市,那么价值就更大。只是……为何会有这个现象呢?同样一块土地,价值却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此时,李世民和陈正泰正招呼着一干力士将炊具和粮食从车厢里取下来,张千也吩咐人开始点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可是百官们却在另一边,聚在崔志正身边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只见崔志正继续道:“这其根本就在于,这土地之上,有多少价值。诸公想想看,修一条铁路是几千万贯,修一座城,又是上千万贯,除此之外,还有别宫,亦需千万贯,这是什么……这等于是说,未来西宁城以及周边方圆百里之内,单单那么个地方,就投入了上万贯的财富!这些财富,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吗?有了车站,就可以加快货物的流通!有了别宫,陛下要不要派宦官和禁卫镇守?紧接着,还会修建市场,而有了市场,就会有人流!”

    “其实说白了,这土地的价值,并非只是土地这样简单。就如那长安城,若是长安城不是建在长安,那么长安的土地还值钱吗?它不值钱。可正因为大唐的皇宫在此,正因为有了东市和西市,正因为为了货物运输,而修筑了长安与其他地方的运河。其实……朝廷一直都在源源不断的将钱粮投入进长安城这块土地上啊。西宁现在也是一样,陈家投了上万贯,未来还可能投入更多,这个时候……买西宁的土地,就如捡钱一般,是必赚的!就算将来这些土地不拿出去卖,随便弄一点其他的营生,也足以可以保证家族从中得到大量的钱财。又何乐而不为之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陈家现在其实一直都在压着西宁土地的价格,因为他们必须要考虑长远的计算,若是一下子将价格弄得过高,势必会让不少移居西宁的人望而却步。可是诸公,现在价格是压着,长远来看呢?一旦大量的人随着铁路抵达了西宁,人口开始增加,这地价……还压得住吗?即便是现在,西宁的土地增长了五倍,可实际上……那里的地价和长安城相比,还不过一成而已。现在就看诸公肯不肯赌了,若是你们赌陈家丢了万万贯的钱财进去,此后便置之不理了,这西宁没有了持续的投入,最终荒废,这可以。当然,你们也可以赌陈家花了这么多钱,绝不会轻易放弃,后续还要将无数的钱粮,源源不断的投入西宁和朔方一线,那么……那里的土地价值,定会暴涨!相比于长安和洛阳,相比于二皮沟,那里的土地,实在太廉价了。西宁城附近的土地,和关中一亩上好的耕地同价,诸公若是晓得计算,自然懂得老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,有的皱眉,有的默然无语,也有人滋生出兴趣。

    其实说白了,现在看到崔志正所购的地地价暴涨,他们当然是怦然心动的,可是要下定如此大的决心,这几乎和破釜沉舟没有任何的分别。

    这世上……并不缺乏机会,缺乏的终究是勇气罢了。

    而李世民的心情却是格外的好,他若有所思,向陈正泰道:“倘若洛阳与长安之间,也修一条这样的铁轨,如何?”

    陈正泰道:“这个不成问题,只是花销不小,就是不知陛下……”
第五百二十五章:论功行赏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