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红尘小说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飞烟灭
    众人惶恐不安的看着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却是闲庭散步一般,在这殿中走了几步,他话音落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队卫士已经踏步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,从前大多都是晋王的死士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谋反,晋王招揽了不少的三教九流,且多为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只是晋王和阴家的愚蠢之处就在于,他们想要谋反,就必须招募大量的死士,用金钱或者权力去诱使这些人为他们卖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们所不知道的是,既然这些人是有价码的,那么魏征又怎么不能拿钱去砸他们?而且他出的价,永远都会比他们高,而且还高许多倍。

    魏征知道阴家若要谋反,势必需要钱粮,所以拿出了钱粮,利诱阴家与他接近,等到他和阴家的关系打的火热,那么这太原城里,自然就会有无数人希望能够和魏征打交道了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谁都知道魏征乃是阴家门前的大红人。

    魏征每日和这些人打交道,观测每一个人的品行以及性情,其实就是分辨出,谁可以收买,收买的价码如何。谁又是无法收买,打算和阴家还有晋王一条道走到黑的。

    在观测之后,而后幕后交易也就慢慢的展开。

    除了大笔的花钱之外,还许诺了在长安的钱庄里为他们存下巨款,给他们看存单,这就确保……只要乖乖听从魏征,将来他们的利益就可以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而收买不了的,或者说魏征觉得不必费尽功夫去花心思的人,自然而然……也就如阴弘智一般,直接斩杀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现在只是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魏征抬头,看着房梁,脸上露出了不忍心的样子,可随即,他脸色又变得格外的严肃,而后一字一句道:“刘昶、李贺、陈武让、方辰正……”

    他叫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,每叫出一个,殿中便有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……

    一连叫出了十几个名字之后,魏征扫视这些人:“拿下……枭首示众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死士们立即如狼似虎的冲进来。

    殿中有人踹翻了案牍,要拔出腰间长剑,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可大势已去了。

    这被点名的十几人,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退开,和他们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便被围住,无数的死士疯狂涌入,看着他们头上的脑袋,犹如看着金子一般,一个个奋不顾身的举刀杀将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传出一声声的惨呼,一个个人身上不知戳穿了多少个窟窿,最后直接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声惨叫戛然而止,角落里,尸首层层叠叠。

    魏征看也不看一眼,而后淡淡道:“这些……统统是晋王死党,他们图谋造反,而今已是伏诛。我奉朔方郡王之命,特来此平叛,尔等与晋王并没有太大的牵涉,只是现如今,太原城中人心惶惶,为了防止有晋王余党作乱,大家各回本职,要严防死守,防止有宵小之徒借机戕害百姓。他日……朔方郡王殿下,定会为尔等叙功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其余众人,心里只剩下了庆幸。

    其实晋王在太原,这殿中的文武,平日里谁没有巴结?

    倘若晋王谋反,真要论起来,如何洗清自己是不是党羽?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魏征一口气杀了十数人,这些都是晋王的死党,至于其他人……却已言明了,这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,大家只要安守本分,说不定将来还有功劳。

    这令不少忐忑不安的人,现在心里定了下来,自然是求之不得,极力想要表现,免得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纷纷告辞。

    陈爱河则拎着晋王李祐,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这李祐只是哀嚎,方才十数个死党被杀,让他大受刺激,那血腥味,令他整个人哀嚎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可是陈爱河没有理会他,依旧拎着他,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就这般拎着,出了王府,将他丢进了一辆马车里,陈爱河随即进去,李祐便在车中打滚,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陈爱河再也忍无可忍的勃然大怒,踹他一脚道:“住口。”

    此时,陈爱河对于李祐的最后一丁点敬畏之心,也烟消云散了,见着此人,只觉得恶心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孤渴……孤渴的厉害……”李祐大叫。

    陈爱河皱眉,却还是让左右的人取了一个水囊来,丢给李祐。

    李祐打开水囊,咕哝咕哝的喝了两口,随即又将这水喷了出来,溅射的车厢里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陈爱河大怒:“想死吗?”

    李祐道:“这不是蜜水,孤要喝蜜水。”

    陈爱河便冷笑,拔出了腰间的匕首,李祐一见到匕首,居然一下子就哑然无声了,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了魏征购置的宅邸,立即让人打制了一个囚车,让人好生的看守着李祐。

    在确保李祐绝不可能有机会逃亡之后,陈爱河方才寻到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已大抵交代过太原城中的
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飞烟灭(第1/3页)